卧底宝宝偷上酷爹地每一个熊孩子都是生命的奇迹,父母的无价之宝!与索赔878万没有关系!-可言梦语

每一个熊孩子都是生命的奇迹,父母的无价之宝!与索赔878万没有关系!-可言梦语
生命逝去就永远逝去了星象仪罗马音,没有如果。但请不要说他是偷车贼!他可能很顽劣,是个熊孩子多田熏,终归是个孩子。在孩子的世界里是“天下无贼”的,熊孩子的世界里有的是游戏、伙伴、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等等美好的与不美好的事物,每个人都是在这个过程中成长的。
那些说这个孩子是偷车贼,死了白死的人,你们难道没有小时候吗?小时候你们见到喜欢的玩具,用一些大人不允许的方法得到的时候,你们会觉得自己是贼吗?你们有多少人小时候都是大人眼中的熊孩子,熊孩子就该死吗?他的生命已经定格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非要用成人的视角去定义他是个贼!
如果你们回到12岁的年纪,成为他的伙伴,你会觉得他是个贼吗?
如果他在天有灵,此刻他一定委屈的痛哭流涕!
如果上天给他一个复活的机会,我想他会放弃这个机会,成人的世界太可怕了,一点都不美好!因为没有如果,所以这是一个悲剧,一个意外,属于这个孩子的意外,属于这个家庭的悲剧。
然而有这么多人无论出于什么动机与目的去侃侃而谈这个不幸的孩子的时候,说他是个偷车贼,就是这个社会的悲哀。我不想站在上帝的视角说你们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我只想提醒你们,说出这样的话之后,请摸着自己的心向这个还没有走远的灵魂说声“孩子,对不起!”否则你们会受到“小时候的自己”对“如今的自己”最恶毒诅咒!
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的无价之宝?那些说孩子父母为了讹钱才起诉OFO小黄车索赔878万的人们如果让你们回到12岁,有人拿878万元摆在你们的父母面前,你们的父母会让你的生命定格在12岁吗?
难道成年人的世界里真的就只有利益,没有对错吗?你们说出这种话对吗?
我觉得你们很恶毒,我不用你们的孩子打比方,因为我觉得那样说同样很恶毒,我可以对成年人恶语相向,但不能对任何一个孩子那样做。那个不幸孩子的父母客观上是没有尽到教育看护好自己孩子的职责与义务,但是代价已经是天底下最最惨痛的丧子之痛!作为围观群众给予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安慰,就请不要去恶意的抨击了。
人生可以富贵,可以贫穷,可以用钱去丈量,生命能吗?人生可以高尚,可以卑贱,可以用道德去标注,生命能吗?
这场官司法律会给出最终的结果,但那不是给这个孩子的生命标价。生命能够有价值,不能有价格的,用钱去做补偿真的是最无奈的结果。
我认为最好的结果应该是引起全社会对共享单车目前无序发展带来的安全隐患的警醒!
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运营体制等各个层面都能拿出相应的对策,能够在今后的发展中最大限度的减少悲剧的发生。
因为生命纵然是“不可承受之轻”,但对于一个家庭确实的不可承受之重。
唯有这样,已经逝去的生命才有价值,这已经不是因为骑行小黄车造成的第一例伤亡事故了,小黄车乃至所有的共享单车运营商都不能说自己尽到了责任与义务,真就在没有一点责任。
我始终认为共享单车是非常好的社会实践,但是所有从业者都“只争输赢,不争对错”的发展策略确实该到了认真反省的时候了。
尤其是OFO小黄车,向公众传播的发展策略真的就只有“输赢之争”?穷极所有的公关手段与资源去告诉公众自己处于市场竞争的领先地位,自己能够赢得这场竞争。输赢真的那么重要吗?一个孩子的生命定格到了12岁,悲剧发生了,你们的公关还在发外国调研机构报告显示你们领先竞争对手多少多少的新闻,有意思吗?
你们是麻木不仁,还是利益熏心啊?
你们的公关团队真的很有战斗力,都没人性了!
你们最近用的那些公关伎俩,我有所耳闻,你们找的外包团队把那么龌龊的策划执行方案当做成功案例去忽悠新客户,也是没有sei了。以前那些拿了你们钱替你们宣传的各种媒体和自媒体人如今想发表点什么观点呢?我希望各位能够暂时放下对行业竞争输赢的思考,想想对与错。
现在还站出来替OFO小黄车开脱的各位,赚这样的钱,你们是打算去拜佛求得心安,还是准备去买药吃呢?我祝你们长命百岁,心安理得的活着!
下面我想讲一个关于熊孩子成长的故事,我没有把握讲的像“鸡汤”,仅仅希望能够给熊孩子们和熊孩子的父母们带去一点点宽慰。我希望这个逝去的12岁孩子的父母能像故事中同样逝去年幼孩子的父母那样经历了痛苦之后能够回归正常生活,目前承受的各种舆论压力不要在意,总会过去的,只要相互扶持幸福就在不远处。故事可能有点长,不感兴趣的读者就不要浪费宝贵时间了。故事中人物原型都是真实存在的,就是我小时候的经历与听说的事情,我就是一个熊孩子。故事就叫《每一个熊孩子都是生命的奇迹》
我的童年生活说不上富足,但回忆是很快乐的,因为我是个熊孩子,有一群熊孩子小伙伴。我记忆的起点是三岁以后,之前的记忆都是父母亲戚街坊邻居后来给讲述的。很多人的童年记忆当中都会有一个“死胖子”,我想是因为身形庞大和笨拙的孩子在小伙伴中存在感会比较强。我就是小伙伴中那个“死胖子”,确切的说是个“小胖子”卧底宝宝偷上酷爹地,年龄很小就有幸加入了村里人见人厌的熊孩子们中。那时我们被称作“穷孩子”团伙,其实跟家庭的经济状况没有关系。村里上了年纪的长辈们每天晒着太阳是时候都会常说“这帮穷孩子,天天不‘落点祸’,就跟这天没过去一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各种“作”,有时候真可以称之为“作死”。
我自认为不是天生的熊孩子,在大人眼中我本来是人见人爱的小胖子,到街坊邻居家是坐下来就蹭吃蹭喝,都会被好生招待的,尤其是前后院的两位奶奶家。因为1980年出生时,我的体重就有4.8公斤,在那个年月是创纪录的体重。那个年代人人都爱大胖小子,而且我还是白胖子,家人描述我的形象扎巴依的春天,基本符合米其林轮胎卡通形象的特征,身上很多胖出来的褶子,因此天生自带好人缘。
因为父母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超生”的我,所以被罚款三千块!那时候是一笔巨款全能篮板痴汉,全家一年的“工分”据说只有不到四百元分到家,我们村已经是相对很富的村了。我老爸为了养活两个天生“食量惊人”的儿子,被迫进城务工挣钱并很快成了个体户,下海了!据说当时做水暖安装工程队收入是很不错的,当年就交齐了罚款,轰动了村里,被传成了“万元户”。总之我小时候的伙食是相当不错的,家里养了鸡鸭鹅和猪羊等家畜,每天有鹅蛋吃和羊奶喝,经常的还会有从城里亲戚那里搞来的“青岛钙奶饼干”泡水吃,那个时候算很高级的食品。因此我有记忆的时候身体发育就比同龄人胖好多,这为我成为熊孩子奠定了基础。
父母谋生不易,都很忙,经常不在家,我大哥从小自理能力很强,能自己烧火热饭,而且很要强不去邻居家蹭饭。我完全相反,很没出息的天天哭着喊着去邻居奶奶家蹭吃蹭喝,还好,吃饱喝足,玩够了,睡醒了知道回家。
我三四岁时候,村里开办了幼儿园,不仅请来了城里的老师还仿照城里幼儿园建造了不少器械,我就被送去了幼儿园,俗称“上书坊”去了。
幼儿园的经历对于我是很不开心的,一个月不到就变成了熊孩子。那是一段我最初非常清楚的记忆,我就上了半天小班,确切的说就一堂课后就被老师送去了中班。不是因为老师一堂课就发现我天赋异禀,而是我比其他小朋友们高出一头,又很胖,下课小朋友都往操场冲,我也跟着冲,在门口一下子挤到了好几个小朋友,哭声一片。我回头一看也吓的大哭,可是眼泪还没哭出来就被老师呵斥回去了。
惊动了园长,经过园长和老师的简短商量,就决定把我送去中班了,还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还被迫和自己的发小,邻居奶奶家的小孙子分开了,他体格很单薄,我是被嘱咐要保护他的。到了中班我一个伙伴都不认识,他们看我就像看怪物,而且老师也觉得我很笨。第一次发小红花,我笔直的坐了很久老师才看到,最后才发给我。我没高兴多久小红花就被没收了,因为下课出门就打了一架。明明是大孩子先打我,因为我胖啊,胸脯挨了几拳根本没有感觉,迎上去一下就把人家推倒在地,他一哭,老师就闻声而至,不由分说就把两个人的小红花没收了。中午气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又被园长骂,还被罚站。下午又打了一架,反正也没有小红花了,上课我也听不懂。
总之那是我人生中极其灰暗的一天,对幼儿园没有半点好印象。后来的几天也差不多,打架,挨骂,罚站袁雪儿,有坏孩子在背后踢我,没踢动,自己绊倒了还哭,老师总是偏向哭的孩子。我也张嘴哭啊,就是眼泪来的太慢,没有老师来的快。后来也不哭了,谁打我,我就打谁,谁欺负我的发至尊雀圣小,我也打谁!嘴笨不会辩解也就不说话了,不就是罚站挨骂吗。
小孩子打架完全拼发育,我只要迎着拳头上,只要抓住了就能撂倒他们,跑得快我确实追不上,那时也记不太清谁打我,可是我发小眼神好能记住宋铁龙,堵门口打他。打了几天也没有谁打我们了,我连同桌都没有了,上课一个人坐在最后排,下课就和发小俩形影不离。
活动课,我们俩就就是蹲在角落里琢磨如何逃出幼儿园。就这么混了几天,我们开始有朋友了,大班的怀孩子们主动接近我们,本来以为要欺负我们,结果是觉得我们俩挺猛,吸收我们“入伙”了。在老师的印象里面,我们俩老实了几天就彻底变成无可救药的坏小子了。我们集中在放学路上收拾了几个欺负我们的坏小子,幼儿园的生活总算变得明朗起来。
一群不招人待见的坏小子们在一起并不是天天想着欺负别人,那个大孩子头我觉得还是很仗义的,基本带领我们各种打抱不平,从不欺负女同学。我们更多的时间还是聚在一起谋划如何逃出去。我们确实做了很多尝试,最开始我们一起练习爬树,试图爬上院墙边的大树翻出去。那棵树太粗了,我们的头儿就让我们几个爬刚栽种的几颗小树纪家盈,当练习,大概只有胳膊那么粗,趁着老师没看见就努力练习。我练了好多天都没有爬多高,被哥几个各种指导各种鄙视,突然有一天我开窍了,越爬越高,树干越来越细,结果悲剧了,小树倒了!我这一身的肉倒也无大碍,成了损坏公物的典型,一票人都被罚站操场墙根大半天。坏小子们都是很仗义的,我一个人闯祸都主动陪绑,余华东还都挺高兴。
爬树的计划暴露了,就开始研究爬墙了。哪里去练习呢?我们发现厕所里有堵矮墙很隐蔽,而且看见我们的小朋友也不敢去告密,只要发小在外面盯着老师就行,而且幼儿园里只有一个男老师。其他孩子们也很快就掌握爬上那堵矮墙的技能,我还是困难户,而且我忽略了一个细节,他们每次爬上去都跳回来了。直到几天后我爬上去后才发现了原因,那边是女厕所!我低头一看园长蹲在下边,一紧张我居然跳过去迅速逃跑了!园长对付我们也是经验老道,悄悄的出来直奔男厕所谢玉敏,把里面的莫名惊诧的哥几个连带门口的发小全堵住了!我也被吼回去了,全部被罚站在厕所里,彻底变成了一群“臭小子”!那天我明白了女厕所是不能进去的,还知道一个词“小流氓”,骂我们是一群“小流氓”。
我们的逃跑计划在经历了多次挫折之后,终于成功了!应该说成功了一大半,那个掉链子的还是我这个“死胖子”!
我们发现了教室旁边的夹道尽头翻过去就是外面的世界了,地方很隐蔽,就是墙有点高。我们就偷偷的顺进幼儿园几块砖头,在搬运砖的过程中我还是有优势的,可以一次藏衣服里两块。因为本来就胖啊,腋下各夹上一块砖,走路虽说有点“顺拐”,平时走路也是晃晃的,感觉差不多!垒的高度够了的时候,大孩子们都顺利的翻墙逃跑了,我爬的时候,虽然有坐在墙头上的队友拼命拽,无奈太重了,砖垛还是倒了,我重重的从墙上出溜下来了,脚脖子就崴了!他们都成功的逃出去了,而我被发现的老师拖了回去罗懋康。不过结果是好的,我从“小胖子”变成了“小瘸子”,和队友们一起被园长开除了!发小没被开除超级玄龟分身,但是回到幼儿园也是被欺负的境遇,邻居奶奶心疼孙子也干脆不送去了,索性我们都变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狼王罗伯。
我的幼儿园生涯总计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不光荣但是很开心!没几天村里的小学校也放暑假了,像我哥哥那些高年级的同学都可以帮家里干活了,每天还挺忙活,他们没事的时候会拉帮结伙的去村东面发电厂附近拣煤核,据说也没少跟镇上的孩子们打群架,因为我们村子人口多,孩子多,臭小子们也都挺团结,战绩还是不错的。一二年级和我们这些被幼儿园开除的孩子就非常讨人烦。农活的干不了,在家呆着也是捣乱,所谓“半大小子狗都嫌”!就自然而然的汇聚到村西头的夹河边愉快的玩耍了。孩子多了,胆子就更大了,各种“作死”的计划就开始纷纷出笼了,绝不会满足于粘个知了、抓个蚂蚱、摸条鱼找个地方烤着吃那些小儿科的事情了。
下河游泳就很危险,我就差点被淹死,一脚踏进深水的地方,脚够不到底,感觉就是站在水里一口一口的喝水,喊不出了,幸好有大哥在后面跑过来,一把拽了上来。那以后知道没有大哥在身边是不会往河里面跑的。其实那时候我们特别羡慕我哥哥那帮大孩子们,会游泳,胆子大,能游到河中间的岛上拣鸭蛋,甚至可以游到对岸的沙滩上晒太阳!还会骑上自行车去很远的葡萄园偷葡萄吃!可气的是,他们不愿意带我们这帮小屁孩一起玩,嫌我们是些累赘!
没几天,我们就开始有样学样的开始谋划去对岸看看。有大一点的孩子开始打河边木筏的主意,我们那里叫“排子”。大家合力把木筏推进水里问题不大,关键在于把会撑木筏爷爷扛走的大竹竿偷出来!就是船篙!我们有大孩子观察了几天发现了大竹竿在哪里了,当然就在大人们普遍午休的时候偷了出来。孩子头说,“我们要当海军!”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海军是什么意思都市花盗,总之也跟着很兴奋,大家齐心合力把木筏推进河里。他们都上去了,我和发小因为岁数最小,还有就是他们觉得我太沉会压翻木筏!介于以前各种掉链子的表现,自己也没好意思坚持,就留下了,胖子受到伙伴的嫌弃也是常事。
开始的时候大孩子们撑船还是有模有样的,木筏也顺流向对岸飘过去。在快到河中央的时候,水越来越深,船篙插到河底一下没拔出来金喜庆!撑船的大孩子为了避免掉河里就松手了,木筏开始顺流而下!筏子上的孩子们开始慌了,还好大孩子稳住了情绪组织大家趴下划水,但无济于事。他们开始大声呼喊我们俩去叫大人来救。恰巧我们没跑多远就碰上了其中一个熊孩子的妈妈,她沿着大坝埂边追着木筏,边痛斥筏子上的熊孩子们,边招呼他们都坐稳了别落水。言语现在想想是很粗俗了,“这帮臭肉!管你们死!都tmd皮紧了!”等等各家家长痛斥熊孩子们的口头禅几乎都用上了!但是效果很好,木筏上的伙伴们情绪都稳定下来了!
我们俩傻乎乎的跟着跑了一段就被骂去村里叫更多人。我们感觉从来没有跑那么快过,遇到一个大人就连比划带嚷嚷的,大概内容是,河里!他们要当海军!飘走了!还好笨嘴笨舌的表达很快就有大人明白了,一群人就往下游大坝埂跑,还有骑上自行车去的,越来越多的人奔去救援了!我们俩也觉得差不多了,也跟着大人后面跑。当我们跑到的时候,“海军们”已经被成功营救上岸了,但是场面并没有劫火余生的温馨。他们被各种姿势的胖揍!大人们的怒气像火山爆发,是不是自家的熊孩子都一起揍!我们俩见到伙伴们挨揍,不害怕才怪!正准备开溜的时候被吼住了,第一反应就是“跑不掉了!”腿都软了,连吓带累吧!结果我们遭到了难得的表扬!感情我们做了好事!很是出乎意料,但看见伙伴们的惨状,也就瞬间收齐了喜悦。
其实后来我发现,那天他们真的距离大海不远了,再往下飘几里地就到入海口了,我们当地叫下河口!原来伙伴们距离“当海军”的梦想很近了!我还是几年后,全家“落实政策”搬进城里才真正第一次看见大海。在那之后,我们确实消停了一段时间烟娇百媚,村里晒太阳的老人们都觉得不适应。后来我们在大孩子们的带领下又进行了一次“长征”,绕道下游的大桥过了河,再次跟大海擦肩而过,居然没有人发现。吃到了“偷来的葡萄”,其实是人家葡萄园的主人请我们这帮熊孩子吃的。
本来他们在篱笆上开了洞爬进去了,我不出意料的没钻过去,我也不想脏了衣服,就从葡萄园正门走了进去,碰到主人还承认了自己是来吃葡萄的,感觉那个时候好傻,吃货本质暴露无遗。不一会他们都被葡萄园里的狗追出来了,还好没有人受伤主人批评了我们搞破坏,庆。幸没有被狗咬到,就请我们吃葡萄了,走的时候还装兜里不少。那个时候的大人其实对熊孩子们还是很宽容的巨鸭奇兵,并没有太多苛责我们,只告诉我们不请自来,破坏篱笆是不对的,你们不会摘葡萄会糟蹋很多的,也是不对的。我们并没有感觉到主人认为我们是偷葡萄的贼,就好像来了一群不素之客,可是我想大家都明白了偷是不对的。主人最让我们忌惮的话就是,“我认识你们家大人的,下次再这么干就等着挨揍吧!”
每一个熊孩子都是生命的奇迹!想想我们小时候各种作死的冒险,能顺利的长大成人真不容易,真的需要一点老天的庇佑!然而并不是每一次冒险,每一个伙伴都能如此幸运!不幸和意外总有降临的时候,下面就是我们这些熊孩子们都不愿意回忆的故事。
这样快乐的夏天在我是记忆中并不多,也许就是那一年,6岁那年我们家离开那个村子进城了。搬家那天除了发小没有其他小伙伴们来送我,只是听邻居们对我说,“胖儿,你以后就是城市人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城市人意味着什么,没有一丝的喜悦,特别希望路上能遇见其他小伙伴,然而没有,有点莫名的小伤感。其实我们家并没有离开多远,就十公里多点的距离,如今那个村子也是城市的一部分了,街坊邻居们,小伙伴们也早就都是城里人了,模样依稀模糊了,如今见面也不敢认了。
当我们家的生活在城里稳定几年后,我每年还是会回去看看邻居爷爷奶奶,他们就是抚养我长大的亲人。有一年我回去的时候,我在村里见到一个孩子,跟我儿时的一个伙伴好像,难道他没有长大吗?后来我听说一个悲伤的故事,那个孩子是我的一个伙伴的弟弟,而他死于一场车祸。而那场不幸的意外很可能就发生在我离开村子那年。熊孩子们的一次“长征”冒险行动中,他很可能在回来的路上掉队了,着急过马路的时候发生了不幸,前面的小伙伴们当时没有察觉到。小伙伴们也都是后来从大人们嘴里得知了不幸。他的父母特别伤心,尤其是他的妈妈,据说神志不清了很多年。那几年,他的妈妈在村里见到一般大的孩子就会扑上去认作自己的孩子要领回家。村里的人都很同情他们家,他的爸爸不离不弃在大家的帮衬下,一家人挺过了那段最痛苦的岁月,后来老天保佑,他们又有了一个儿子,就像逝去的孩子又回来了一样。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易解放,结局不算圆满。
我想说,人和人之间除了钱以外,还有很多很珍贵,很珍贵的东西。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革,我们是生活越来也好了,但是不能一切向钱看!个人不能,企业不能,社会更不能!钱固然很重要,但是在逝去的生命面前就是个数字!犯错的熊孩子不是“偷车贼”,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探索这个世界,不可避免的会冒险,而我们的世界确实客观上存在各种危险,各种安全安隐,能避免的就尽量避免吧!

这不是钱的多少的问题,创业创新,市场竞争输赢很重要藏马熊,但是在生命面前,都是浮云!OFO小黄车如果让孩子们的生命受到威胁的安全隐患普遍存在,充斥着城市的各个角落,而且这些安全隐患本可以避免的,以前忽视了,现在不能忽视了,救救下一个不幸的熊孩子吧姬狐!如果还不去尽快纠错,赢了竞争又能怎样?不要强调运营的难度,现在企业再难,能比失去孩子的父母更难吗?哪个家长不想尽力去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但生活对于大多数人不容易,疏忽在所难免,大众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指责他们。如今,我建议大家都能将见到的机械锁的共享单车锁好,尽量放到容易被回收的地方,遇到这样的熊孩子尽量劝阻一下白燕升简历,OFO小黄车以及存在这样安全隐患的运营团队能够克服困难尽快回收升级消除安全隐患,善莫大焉啊!为了孩子们在游戏和探索这个世界的过程中更安全一点,做多少努力都值得,因为生命无价!千万不要去回避和推卸责任,太无耻了!赶紧行动起来,比企业发多少篇利好的新闻稿都好!
那个不幸的家庭,希望能够尽快度过难关,开始新的生活,如果条件允许再要一个孩子吧!让那个失去的孩子能够安息,并且好好的抚养他长大成人,替他的哥哥去继续探索这个世界。上天保佑你们!我虽然笃信科学,此刻仍真诚的希望诸神能够给你们赐福!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01月14日   浏览: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