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吧约旦:奔向世界的最低点,地球的肚脐眼—死海!(内有绝密私房照哈哈)-走青春日记

约旦:奔向世界的最低点,地球的肚脐眼—死海!(内有绝密私房照哈哈)-走青春日记

我用“烂”这个词形容个约旦这个国家,很多人在网络上吐槽又穷又乱,消费又贵东西又难吃。如果不是为了在这里弄埃及的签证,才不来这里出钱买罪受呢。我们也是为了借个道,于2017年6月17日从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坐飞机到了约旦首都安曼。
土耳其在地中海的东北部,约旦在地中海的东南部,我们的整个飞行,几乎就是飞越地中海的过程。还在飞机上,就看到了地中海南岸一望无际的荒漠,几乎没什么绿色李端棻。
我以为一望无际的荒漠,应该是一马平川的,安曼却驻扎在高低起伏的七个山头上。城市很大,石油很便宜,汽车也不贵,川流不息的车辆忽上忽下的在七个山头之间乱窜。之所以说乱窜,是安曼的司机开车都很凶猛,我们穿过街道的时候都得小跑,交通指挥也不太得力,所以车与车之间的磕磕碰碰很正常。





我们下飞机打了个的士去市中心,因为前面有些拥堵何裕民博客,突然感觉剧烈的震动,就被后面的车追了尾。司机赶紧下车查看了一下,没大问题,又回到了车上,跟我们开玩笑说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我们却听到后面大声的吵闹,原来后面的车追了我们车的尾,跟在后面的司机责怪追尾的司机不好好开车,害得他急刹车。
后来我们在安曼乱转的时候,就喜欢看他们的车,几乎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车有过磕碰的痕迹。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检查一排一排停在路边的车,有几辆是碰撞过的,有几辆是完好无损的,结果几乎大部分车辆伤痕累累,极少有完好的,这让我们非常齐楚嫣开心。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杏子,沙漠中的水果不是一般的甜。

约旦有三四个吸引人的景点,一个是杰拉什古城,一个是全世界门票最贵的景区佩特拉(差不多600人民币,如果知道更贵的请告知一声涨点知识),一个是沙漠腹地月亮谷,还有一个是世界上海拔最低,有地球的肚脐眼之称的死海。
既然来了,该去的还得去一下咯。死海离安曼比较近,我们决定先去死海。郭先生2014年来的时候游客较多秦直碧,在旅馆里很容易就拼到了每人100人民币车费的车,没怎么操心就去了。我们入住到他上次住的旅馆,老板说没有拼车,但是可以帮我们叫车,400块人民币一天。我们嫌贵,就到另一家旅店去问,老板说可以拼车,但是得等,如果凑到四个人一车,就每人100人民币,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凑齐。
而且老板说,现在没有免费的海滩,只能把我们拉到最便宜的海滩,每人收费18第纳尔,合人民币180元!我们一算,两个人车费200,加上门票360,总共得花费560块钱!但是也得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拼到,而我们不想在这里呆太久。
我觉得这个城市虽然有些破烂,但是非常大,而且车非常多,大白天堵车和国内有得一拼,交通应该还算方便。死海离这里也不远,于是提出我的看法,有没有可能会有公共交通去死海?
郭先生查了一大晚上,只有零星的信息,一个叫汽车南站,有班车发往死海边的一个小镇,发车时间不固定,有人就走,没人就不发。一个叫默哈杰林的车站,发往一个小镇,下车后还要打的过去。我们离两个汽车站都比较远,打车去不便宜,结果又搜到一个信息,离我们不远有个地方拼车可以去汽车南站。
信息不全面,还有一个大麻烦,土尔其随便拉个人都会英语,哪怕七十岁的老头,而约旦不行,会英语的人很少曼走纪录片,偶尔有,也会夹杂着很多阿拉伯语。土尔其的文字经过凯末尔的改革,已经从阿拉伯文转变为拉丁字母,又因为创造了很多新词,和英语非常接近,甚至相同,所以会英语的人非常容易识别。
约旦的阿拉伯文字,只能干瞪眼了(还好,目前已经学会一到十,基本能看得懂钱币面额,呃!)第一晚我们没有决策,互相安慰说明天再看吧,大不了多呆两天。
第二天早上醒来,郭先生说他觉得没把握,如果是他一个人,说走就走了,带上我,他不敢冒险,他觉得还没准备好信息,要不今天就别去了。我也赞同他的想法,没说反对,但也没明确说同意,其实心里是已经默认了。然后他又说了如上的车站的信息,我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在和我商量坐汽车去,比较冒险,可能要走很长一段路,我觉得这些我都能接受。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出发了。
我反正什么都不懂,只好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我们一路问出去,看到了一个出租车停放点,开始师傅想叫我们打他的车,我们说想拼车,他耐心的和我们说了拼车要到另一个地方,并给我们指明了方向。
我们走了一小段,又问了几个人,果然很容易找到了车,并很快凑齐了人往南站出发。到了车站,又比较困难的询问了几个人,终于找到了去死海的车。问了一下师傅,每人2个第纳尔,也就是20块钱,两人四十块到死海,我们上了车。车要等够了人才走,我们上车的时候才两个人,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陆陆续续又上了一些人,眼看差不多要走,我突然问郭先生回来的时候怎么办?能坐得上这样的车吗?他突然很丧气的说:不知道,看这情况人少得很,都不知道还有没有车回来。
我问他那回来怎么办?他突然生气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今天早上说了准备不充分不去了,不这样折腾一下你又不死心,只好硬着头皮陪你去了!”
天!我突然觉得很冤枉,因为我一直以为他查好了信息可以去了,才和他出来的。火一大就说:“你要是这样说就不要去了吧啦吧啦……”他噌的一下站起来就跳下了车,好吧,看来今天是去不了死海了。
两个人一边吧啦吧啦吧啦吵架,一边又拼了个车回去刘钟永,上了人家的车了也不好吵了,都闭了嘴。半道又上了一个小伙子,问我们从哪里来,郭先生和他聊起来。
小伙子是从菲律宾来约旦留学的,已经两年了,可以和本地人用阿拉伯语交流。郭先生又问了一下去死海怎么坐车,他也不太明白,就帮我们问了一下师傅。过了一会师傅就停车让我们下,菲律宾小伙说前面有个车站有中巴车可以前往。我们想不一定去,打听一下也挺好的,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干了,而且离住的地方也不远,于是就往车站走。
说是车站,也就是路边一小块地方停了几辆中巴车,问了个懂点英语的师傅说是不在这个车站,在另外一个叫穆哈吉林的车站。刚好郭先生在谷歌地图上有标注这个车站,离这里不远,我们又往那个车站走卫青吧。
这个车站也是随意停了几辆中巴车王俊迪,我们问一个小伙子,说是有车,要五个第纳尔一个人,回来也要五个第纳尔一个人。也就是说来回两个人要200人民币,可刚才我们下的车只收20就能到,于是我们离开了这家伙。
又到另外一个车问师傅,他说坐他的车一个第纳尔一人,到那里再拼小车去死海,也是一个第纳尔一人。每人20人民币就能到死海边了,问师傅回程车最晚什么时候,师傅说四点。
这时候说10第纳尔的那个家伙一直朝这个师傅嚷嚷了一大堆,师傅和一个老人家对着他又叽里呱啦一大堆,我们看得出来大概就像才村本来公交1.5能到大理古城,偏偏出租车骗你没车要20块钱打一个的冒牌风水师。中巴车师傅明确回绝了那个人,叫我们上车。
看看车上人差不多了,不用再多等,我们商量了一下,并说好两个人都不反悔,跳上了车,等了十多分钟车就走了,大概上午十点多的时间。
行驶了四十分钟左右,中巴车到达一个小镇,师傅给我们指了打车的地方,刚好有个车停在那里。我们问师傅能不能把我们拉到免费的海滩,师傅确定无疑后我们问坐车价格,他说现在就走要两个人四第纳尔,如果再等两人就1个第纳尔每人,我们看看时间不早,地处偏僻,再找两人不容易,就上了车。
师傅开了节奏欢快的本土音乐,我们奔驰在荒漠中,吵架的郁闷烟消云散,心情开始飞扬起来。车上问了一下回程,师傅说要是自己搭车回来就每人一第纳尔,要叫他接就每人二第纳尔,看看死海边车少人少,又怕错过小镇上的班车,我们请师傅四个小时后回来接我们。
终于,可以放心的玩死海了!本来可能消费560元的死海之旅,突然变成了120多,心情不好都不行哈哈。
说是海,其实是一个内陆湖,长八十多公里,宽处只有几公里,水面低于海平面约415米,是地球表面的最低点,所以被称为地球的肚脐眼。站在约旦的土地上,可以看到对岸的以色列,阳光很强,天很蓝,水也很蓝,有一种在洱海边的感觉。作为一个大理人,常常没出息的看到什么水面都有洱海的既视感哈哈哈。



因为死海水中含盐量是一般海水的很多倍,致使水中没有生物存活,甚至连海岸也很少有生物存在。因为没有外流连接,据世界环境保护组织的相关数据,死海水位正在以每年约一米的速度下降,这样的结果,死海水的盐碱量会越来越高,不久的将来,死海也会消失不见。
我们先挖了一些死海泥,互相帮忙涂得油光闪亮的,才跑进去漂了一会儿。真的一点都不会下沉,你只要一躺下去就会自然地浮起来,只是千万不能让眼睛和嘴巴进水,实太咸了呜呜呜,所以只能仰卧着漂。
自由泳是不可能的,我眼睛里不小心进了一点点水,眼睛就剧烈的疼痛起来,眼泪滚滚而下,要命的是周边没有淡水,我只能用我们的饮用水,非常小心的洗过手,再清洁眼睛,才稍微好了一点。而嘴里哪怕进了一小滴水,都如往嘴里扔了一把盐似的,又涩又苦。我们只好一次一次地往深水处走,躺下,面朝天,漂着漂着,又被波浪卷到了海边,反复折腾,乐此不彼。
我们漂累了,凹了些造型,自拍了些照片,又互相补了一些死海泥。我继续回去漂尸,终于可以丢开小枕头了,顺着波浪起起伏伏,自由自在,飘飘欲仙的感觉好到爆。






郭先生破天荒关心起美容圣品死海泥来(他一直认为所有的化妆品都没用,都是骗傻瓜的,我觉得他是怕我叫他买化妆品,舍不得钱哈哈)北韩谍女,大概花了我们宝贵的三小时的五分之一时间,认真灌了一大瓶子。边灌泥边朝我喊:“如果能过安检就托运回去,帮我带给某某君……”(埃及玩完,他去西非,我回国。)
哈哈,花钱的礼物舍不得买,给人家带一免费的?这家伙真是抠到家了!不过这死海泥比起那些深海泥海藻面膜,那真是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细腻柔和,涂在身上非常舒服。我们没有涂防晒霜侣皓喆,在地中海的时候早就晒伤了,这次涂了死海泥,一点问题都没有。
玩够了,我们肚子也饿了,上岸小心的用多带来的水擦洗了一下身体,收拾好东西,找了一棵大树,躲到下面吃了自带的午餐。休息够了,刚准备到公路边等师傅,结果看到车子已经停在死海边,正在东张西望地找我们。坐上车,师傅又开大了音乐,我们心情愉悦地回到了安曼。又是难忘而美好的一天,吵嘴的事早早的就丢得远远的,真的爱你,会忘记你所有的不好,而回忆里,满满的都是我们快乐的时光。谢谢亲爱的,给我这样一趟旅行,这一切都会留在我的心里。



师傅又帅又酷,007的感觉有木有!!

请忽略我的大饼脸,郭先生笑得实在恰到好处,舍不得删。
~~ ~~~~未完待续~~~~~~
—————————————————————————————
梦舞:原名郭晓育,体制内当过老师,洱海边开过餐厅和青旅,喜欢用脚步丈量世界猿柿日世里,已经自由行走过土耳其、约旦、埃及、柬埔寨、越南、尼泊尔等多个国家,还会继续走下去,并唠唠叨叨的用文字记录下来。欢迎亲们关注和阅读梦舞的文字,深深感谢一如既往转发和支持的亲朋好友!!!
也许,你还想看梦舞前面的旅行:
土耳其之旅:伊斯坦布尔印象(一)
土耳其之旅(三):一个人的伊斯坦布尔(D1)
土耳其之旅:一个人的伊斯坦布尔(2)
土耳其之旅(五):伊斯坦布尔第五天的流水账
土耳其之旅6:爱神护卫之城,阿佛洛狄忒西亚斯。
浪漫土耳其:棉花堡,冰天雪地里的温泉世界。
腾讯说了,粉丝五千就给作者加鸡腿,每次打开看到有人关注就好开心。
所以,如果刚好你也喜欢梦舞的文字,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走青春日记:

点开“喜欢作者”,
赏杯酸奶路上喝哈哈哈!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04月01日   浏览: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