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气球电梯开门没有人,就真的没人上来么?-一路看书

电梯开门没有人,就真的没人上来么?-一路看书

一路看书
万部小说、书籍任你畅读,韩志胤回复书名即可,赶快关注我们吧
奇怪侦探团
清水县城是个并没有多复杂的地方,我才来这里也就才一年多而已。
每天早晨很早就能听到楼下的阿姨或者大妈在用方言叫唤着烤饼之类的早餐,当然刚来的时候我听不懂她们在叫卖什么。
当然现在我也分辨不出她们说的到底是哪几个字索命飞刀,我能够知道她们卖什么纯粹只是因为我光顾过她们几次,一年来也仅仅有几次而已。
不过最近我吃早餐的机会是越来越多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这证明了我已经没有收入来源了,所以我讨厌吃那些阿姨或者大妈的早餐巴特尔道尔吉。
这一切都跟我的工作有关,忘了跟大家说,我是一个侦探。
没错,清水县城里唯一的一个侦探。
我很自豪能够垄断这里的侦探市场,但是不得不说,清水真的不是一个适宜侦探生存的地方,并不是因为危险,我喜欢冒险,这也是我以前成为警察的唯一目的。
可是当我见识到他们的办事方式之后,我觉得跟白领没有两样,于是我决定当侦探。
可是当侦探的三年时间里我大部分的时候都只接到婚外情调查,见多了那些怨男怨女的眼神我实在是感到反胃。
当然,这也带给我不少收入。
富裕的同时我也产生了无比的厌倦,不仅仅是厌倦那些丑恶的嘴脸,更多的是厌倦了我自己。我那伟大的冒险生涯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呢?
于是我来到了这个清水县城里,这里有一条很漂亮的河流,清水河。
很多地方都有同名的河流,但是我敢说这条河却是最漂亮的清水河。
首先,她名副其实的流淌着能够直接饮用的清水。其次,她确实很美,那种美丽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平静。
如同初生的婴儿般的干净纯洁……可是我毕竟早已经不能像婴儿那样吃奶过活,于是,我没钱了。
没钱的后果就是,我必须得再做侦探,再接婚外情调查,再面对那些丑恶的怨男怨女的嘴脸。
“笃——笃——笃——”
正好我准备出门去买早餐,不过看到访客的时候我打算放弃早餐之后去清水河边散步的计划了。
因为,我打开门之后看到的,是一个能让我愣住三秒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美女!
“请问这是零零起感情纠葛调查所吗?”听着那美女用她那银铃般的声音完整的说出我侦探社的名字,我着实有些感动了。
我知道这个名字很蠢,但是当初做招牌那家伙非得要我出一千块包下做,死也不肯按字数或者按笔画收费,任谁也会刁难他一把吧?
于是我就起了一个我自己都记不住的复杂又愚蠢的名字。每一个能够说出这个侦探社名字的人都会让我感动,看到这个绝世美女做了一件让我这么感动的事情,我差点就一把抱住她了。
“你好,请问这里是零零起感情纠葛调查所吗?”
又说了一遍,我真怕我要再不回答她,她该要爱上我了。于是我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嘴脸,镇定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是的,请进。”
“请问需要喝点什么吗妙手生春?我这有……”我紧张的装作客气的询问,但是环视了一周之后我发现我这里只有昨晚从清水河里打的水,“我这里……只有水……”
“嗯,不用了,谢谢你。”女子平静得有些木讷的站在了门旁,身穿着很朴素的衣着,一点点淡妆,异常清秀的面容显得有些疲倦,白皙的皮肤上没有任何瑕疵的,衬着那素色的衣衫很是迷人。
“哦哦,快请坐吧。”说着我挪出了一把藤椅,让美女坐下了,又倒了一杯水递在她的手里。
“那么……居锦斌?你是本地人咯?”我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印刷气球以一个我自己的觉得愚蠢的问题开始了对话姜秀智。
“我想让你调查我的老公,我觉得……他在外面有女人了。”美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她的目的。
“嗯,这么说我明白了。那么……”我心里有点凉,看来这就是这个美女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原因了。
“我需要了解多一点关于你丈夫的信息,近照、生活照,工作单位、地址、电话等等,我这里有一张表格,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一些信息都填上。”
女人没有接过我提供的那张表格,她听了我的话之后似乎有些不安,怯懦的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对她这样的表情实在是毫无免疫力,事实上我确实很吃这一套。
“没关系黄奕聪,是不是不方便提供?你不用怕,我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侦探,我是不会被我的目标识破的,即便识破我也有很好的应对措施,绝对不会让他怀疑到你的头上的,你可以完全放心。”
这些话完全只是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很会隐藏自己的人,事实上我被识破过。
那次我二话没说把那个偷情的男人揍个半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是他妻子请的侦探,他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大声喊着他会还钱会还钱,求我不要再打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美女不解的看着我,有些恼怒。
“哦,不不,你误会了……”我试图解释,但我发现是徒劳的,只好尴尬的收回了递在空中的表格,“那么,你可以跟我说说,我来笔录也是一样的。”
“事情是这样,我没办法提供这些。”美女的表情又恢复到有些羞涩的样子。
“没办法?但是,这样的话……”我这才想起来,客户进门这么久,我居然还没有询问她本人的姓名。
“林,我姓林。”美女很快接上了我的话,“不是我不愿意提供,说起来可笑,我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
该怎么说呢?只有两种可能,这个男人在骗她,这个女人在骗我。
当然,我对于这么楚楚可怜的美女是没有任何免疫的,所以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她,毕竟,谁又能真的去怀疑一个看起来这么无辜的美女呢?
“那么,你跟他相处这么久,应该还是有很多信息是可以提供的。或许我们可以采取其他的调查方式,这完全取决于你能提供的信息的多少同天依云郡。”
美女皱起了眉头,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慢慢的低下了头,等她抬起头的时候,她开始了讲述:
“我跟他认识也有三年了,之前恋爱的时候因为是异地恋,所以没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自从结婚之后我们一起来到了清水,这里风景很美,我们都很喜欢这里,决定在这里定居的也是他。
可是,一起住了这么久,我发现他有很多异常的地方严嘉俊。他,太神秘了。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不肯与我合照,或者是单独给他拍照他也很反感,于是,我们的家里没有一张他的照片。
还有他的工作,以前他说是做进口贸易的,可是结婚之后他似乎没有出去工作过,最近又经常在半夜里出去,而且回来的时候总是满身脂粉气味,偶尔还会喝酒。
他以前是从来不喝酒的。我问起他的行踪,他总是不说话,连骗我都不愿意。
至于他的电话东星耀扬,我是真不知道他有几部电话,他常用的手机最近在夜里出门的时候从来都不带。
我连打电话给他的机会都没有。甚至我还试图过跟踪他看他晚上到底去哪里了……”
“那么,他究竟是去哪里了?”
“不知道,他走路速度太快了村长放过我吧,经常是一转弯我跟上去之后就连人影也看不到了,跟踪了几次之后,我就放弃了。他似乎知道我在跟踪他……”
“他的家人呢?你有见过吗何俊鹏?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是个孤儿,我们结婚前曾经去他的孤儿院看过,在海城那曲锅庄,这个地址我可以给你的。他叫楚中天。”
海城……那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距离清水非常远。
如果我真的要进行这么困难的调查的话,需要的经费可不少,可是看着眼前这个衣着朴素的美女,我实在是不忍心向她开口要太多的钱巴达克之章。于是我没有吭声。
“钱的话不用担心,我可以负责你的全部费用。如我所说,他是做进口贸易的,每个月给我的家用总是能够剩下很多,你也知道,清水的生活成本不高。你尽管开价就是了……”
“哦哦,不是这个意思。”我连忙解释到,在这样聪明的女人面前我也免不得有些慌张了。
“在没调查清楚之前我是不能赚你的钱的魔都传奇,一切费用我都会提供发票的。这是我们的职业守则,你可以绝对放心。
而且,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需要去海城进行调查的地步,既然你说你丈夫在夜里出门,那么我可以先进行适当的跟踪工作,拍照之后再找我的关系网去调查你丈夫的真实身份,对于你是否忠诚。”
“这样吗?”美女看上去有些不安,看上去有些不放心。
“你怀疑你丈夫对你不忠,只有这一点是吗?难道你怀疑他对你隐瞒了身份?”我的问题还是有点愚蠢。
当然她会有这样的怀疑傅艺敏,她甚至怀疑她丈夫连姓名都是欺骗她的,不然她为什么提起海城的孤儿院。
美女没有说话星际屠夫,只是愣愣的看着我书桌上的某一本翻开的书,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
“好吧,我明白了。我会去海城的,林小姐,不过初期的调查肯定是从跟踪开始,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才是你更关心的不是吗?所以请你先配合我,晚上我去你们楼下蹲守,你丈夫要是出门了你马上给我电话变种鲨鱼人。”
美女怯懦的点了点头,看来她还是很害怕知道真相的。
人们都是这样,渴望知道真相,可是知道真相之后呢?会释然吗?我看不尽然,有时候我们站在谎言背后,只是因为谎言能够保护我们脆弱的心灵。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浏览: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