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务公司探索尼泊尔:不一样的杜巴广场-尼泊尔旅行攻略

探索尼泊尔:不一样的杜巴广场-尼泊尔旅行攻略

新媒体管家

加德满都做为尼泊尔的首都,这座城市以及它所在的加德满都山谷承载了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文遗迹。山谷里有三座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的“大”城市,分别是加德满都(Kathmandu)、帕坦(Patan)和巴德岗(Bhadgaon),这三座城市相距不过一二十公里,按中国的标准来划分可能也就只剩一个统一名称了。
这三座城市各自拥有自己的城市中心,就是杜巴广场(Durbar Square),这个名字是包含了政治中心也就是皇宫以及宗教中心的综合体,大部分首先参观到的都会是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这个地方也就成了奠定尼泊尔旅行氛围的重要景点。贾石头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上既有印度教寺庙,也有佛教寺庙,对于没有专门琢磨过的人不太容易分辨。不过不管印度教还是佛教建筑,这里都保持了宗教比较本源的规则,无论是赤裸裸的生殖崇拜雕塑,还是层级规整的佛塔,共同成为一部了解南亚次大陆宗教的教科书。
杜巴广场周围的交通和环境简直和印度瓦拉纳西一样的糟糕,坐在出租车上穿越狭窄的街道,和无数人、车、狗擦肩而过,坑坑洼洼的地面无情的颠巴着坐在小奥拓里的游客。绕过一个混乱不堪的小环岛之后,车停在一个不象大门的大门前,眼前的隔离墩告诉我前面是一个步行区域。当我背上相机往里走的时候,从旁边走过一个士兵,问我买过票没有,事实上我正在找卖票的地方,实在没注意到右手边的那个破败不堪的小售票亭子。550卢比的票价比我09年的旅行指南上写的贵了将近2倍,不过工作人员告诉我可以去前面的办公室把我的票升级成多日使用的通行证,特别友善的告诉我这个服务可是免费的。
我没顾得上去专门找这个办公室,因为起初我觉得自己大概不会短时间内来像故宫这类的标志性旅游景点两次。从入口进来走个几十米就站在了Basantapur Square上融安消防学校,这是组成杜巴广场的几个小广场之一。这座广场上拥有众多的仿古纪念品摊位,堆积如山的纪念品或者宗教用品让我眼花缭乱但缺乏购买欲望。广场四周围绕着几座重要但没太多参观价值的古建筑,包括白色的与周围尼泊尔传统建筑风格极不协调的欧式建筑Gaddhi Baithak也就是皇宫的一部分,以及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很平淡的库玛丽神庙(Kumari Bahal),当然也包括角落里不起眼的旅游办公室。库玛丽神庙是库玛丽女神的住处,这位著名的活女神是一通过层层宗教仪式选出的小女孩儿,大部分时间这位女神是不会与游客见面的,而为女神拍照更是被禁止的行为。走进库玛丽女神庙建立了我对尼泊尔庭院的大致印象学云网,三层的建筑中间是一个精致的庭院,中间放置着一些神像和其他宗教用品,庭院内的阳台和窗户上的雕花极尽精美复杂,堪称尼泊尔建筑装饰的代表作。这座1757年的佛教庙宇在广场上属于比较年轻的建筑,不过因为这里承载着尼泊尔最重要的一位活女神的居所作用,因此成为了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瞻仰的地方修行成真。库玛丽女神庙门口的那座广场是真正意义上的杜巴广场,走到这里时我已经被众多想要当导游的本地人一路围追阻截不胜其烦,因此没有在这里过多停留直接走向前方人潮汹涌的寺庙集中地区。除了库玛丽门口附近的两座大型寺庙外,其它杜巴广场上的寺庙都十分迷你,无论是印度教神庙还是佛教的寺庙,几乎都是一座塔就是一座庙,因此地图上画的一大片宗教标记其实集中在一起更像是一座庙而以。这个地方的小寺庙名目繁多,多说也没人能记得住,比较引人瞩目并且让我远离导游纠缠的是特里布汶博物馆夏宇扬。这座博物馆位于一堆寺庙的背后,门一边有很多信徒在弹奏音乐,在这里有一位尼泊尔老人亲切的问我喜欢不喜欢这音乐。
博物馆门口有一座面目全非的雕像,我一时间也没看出它描绘的形象,只知道这座披着红绸的雕像叫哈努曼雕像。博物馆里可观赏的东西乏善可陈,大部分都是几位国王生前的各种生活用品,包括一只破旧不堪的充气鸟,以及国王练习拳击所使用的体育器械,如果不是国王爱好者的话看这些东西会有些无语的感觉。按说这里的最迷人之处在于一座九层的塔顶上的瞭望台,但我到的时候这里居然维修也最终错过了。博物馆其实就是皇宫的一个庭院,这座开阔的庭院里基本没有想做生意的本地人,因此可以悠闲的感受一下最标志性的尼泊尔传统建筑。其中的Dahk Chowk庭院相当有感觉,不仅仅因为几乎没有人到访这里,也是因为这里几乎是我在尼泊尔看到的最大型的尼泊尔传统庭院,周围的近代修复的雕刻艺术细节可以让你近距离的感受尼泊尔的宗教与艺术氛围,如果不是满地满房梁的鸽子粪便实在让人放心不下,我倒真愿意在这房梁下多坐一会儿发发呆呢叶秋欣。在庭院的门口我遇到了本地的一家人,应该是属于经济条件相当好的家庭吧,小女孩儿穿的简直像极了一个大洋娃娃。说到这里,我必须得说尼泊尔人(生活条件说的过去的尼泊尔人)是我见到过得几乎是最淳朴的人民,对生人的热情会让你放下很多在异乡的不适吴宗敏。对于喜欢摄影的人来说,尼泊尔更是人文摄影的天堂,因为这里的人们几乎都不会拒绝我的镜头,而且大部分人都出乎我意料的配合我的拍摄血战撒哈拉,这个小女孩儿的家长就十分欢迎我给他们可爱的孩子拍照,并且还指导孩子看镜头挥挥小手儿相当的有爱蔡五熊。
带着愉快的心情走出博物馆庭院,得以以悠闲的心态审视眼前的这一大片寺庙印务公司。这个区域最有趣的是“黑巴伊拉布”(Kala Bhairab),是一整块巨石雕刻而成的湿婆神最恐怖的化身巴伊拉布。这座雕塑的创作年代不太清晰,不过风格确实是十分少见,虽然和很多宗教画上的大神形象类似网游审判,但身体比例略为Q了一些,如果不了解其中的传说,恐怕看到后觉得可爱或搞笑的人会更多一些。在这里还是请严肃一些,因为这座雕塑象征的是湿婆神惩罚人类的无知与不忠,据说如果在黑巴伊拉布面前撒谎会立即死去。
在雕塑的身后有一根十分显眼的石柱,这根重要的石柱是最早出现的类似建筑,描述了普拉达普马拉国王以及他的亲人,石柱上的人像面对着广场上的3,4座寺庙,虽然具体是什么意思不太清楚,但这种搭配形式影响了山谷内的其他杜巴广场。这里集中了无数的鸽子,其中有很多平时都栖息在王宫里的几个庭院里,白天他们就在广场上等着游客和信徒喂食,当本地孩子吓飞这一大群鸽子的时候场面会非常壮观。另外,广场的北端还集中了一些苦行僧,这些人我很怀疑是不是真的苦行者呀卖呆,因为我在印度其实很少看见苦行僧主动招手要求收费拍照的,一般都是拍照被发现后被索取费用。他们似乎苦行的内容就是在街头寻找挂着单反的游客,然后不厌其烦的要求拍照,当然了,这花不了多少钱,但这些苦行僧营养充沛的体型与状态实在让照片不太对路。
第一次来到加德满都杜巴广场说实话略有失望,因为可深入参观的地方少之又少鄢颇怎么读 ,基本都在人山人海的户外转悠。但毕竟加德满都不太大大独裁者报告,到第三天的时候三绕两绕又回到了杜巴广场,而且还邂逅了发现这里不同魅力的机会。大概5点多的时候,我又走进了杜巴广场,起初我看到3个年轻人穿着地球一小时的T恤从眼前走过,让我不禁想起自己出来之前做的佳能的地球一小时项目。我没什么目的性的在库玛丽神庙前溜达,发现之前没太自己琢磨的广场上聚集了很多本地人,而广场北面则以“湿婆帕尔瓦蒂庙”(Shiva Parvati Temple)为背景搭建起了高大的舞台,巨大而粗糙的显示屏上赫然显示着60+的巨大logo。没错了,尼泊尔也在搞地球一小时活动郭炳坚,这似乎有点出乎我意料之外,而且把工作抛在脑后的我也真的忘记了今天就是地球一小时关灯的日子袖珍三公主。
舞台上一个乐队正在试音,看来晚上要有一场演出,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么碰巧的机会了。要说杜巴广场可真是个得天独厚的聚会场所,事实上这里也的确是,广场上最巨大的Maju Deval寺拥有最多的9层平台,寺庙顶层供奉的是湿婆神的生殖器“林迦”并且四门紧锁禁止非印度教人员入内。但这不影响这座拥有几十层台阶的高大寺庙成为一个拥有300多年历史的理想的音乐会看台。它旁边的略矮小的Trailokya Mohan Narayan神庙则在纯粹的正面偏远的位置直视舞台,自然也坐满了密密麻麻的市民。而广场上的小贩则该干什么就还干什么,好像这个活动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我奋力的挤上了Trailokya Mohan Narayan神庙的顶层基台,在密集的人群众恰巧最正中间的位置可以容身坐下,因此我从一开始就得以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在这里乐乐镇,摄影者在这种活动没有完成布置的这段时间里也不难找到可做的事情,这里再次验证了尼泊尔是人文摄影的圣地。
尼泊尔孩子的可爱真的是来源于淳朴田川寿美,像这些家庭条件还不错的孩子或者不住在旅游区附近的孩子是不会伸手要东西的,她们有的就是好奇和友善,并且完全不会怕生人。这些孩子们吃着糖果非常开心的样子,到后来她们回家的时候还专程跑过来挨个的和我道别,真是让人打心眼儿里有幸福感啊。翻回头说这在寺庙群中举行的声光电活动的 事儿,6点的时候,广场上已经水泄不通,无数警察在周围巡逻维持治安,其实在我看来尼泊尔人在这种场合下还是挺有秩序的。6点半的时候,天色渐变暗,活动 正式开始,先是一大群骑车的志愿者到达了设在舞台下的终点,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骑来的,总之是为了表达环保的意思。之后有一个和尚上来讲话,我猜想是 不是WWF在尼泊尔的负责人是个僧人?讲话到一半的时候,场内出现了一个重大的意外。大家都知道这个活动也叫“关灯一小时”,但基础设施奇差的尼泊尔灯熄灭的时候大概都不是因为关灯,而是因为停电。之前在酒店和饭馆都经历过短暂的停电,而且酒店也都有一定时段不供电,但想不到这么大制作的活动也突然停电了,如果不是因为天还没有黑,我还真就以为这是在响应关灯一小时而熄灯了。和尚在台上略显尴尬,但似乎主持人,包括观众都早已习惯了停电这种事,现场没有多少人起哄,场面挺安静祥和。
随着夜幕真正降临,停电问题也解决了,舞台上瞬间演变为一场节奏激烈的乐队演出。登场的是一只来自印度的乐队,名字我当然是没听过,但一开始演奏就深深的吸引了我。我最喜欢的音乐形式就是现代音乐与民族乐器的结合,虽然我说不太出他们的音乐属于什么类型,但真的节奏感和音色配合都非常独特,并且乐手的水准相当高,吉他手与其中一位打击乐手的炫技简直就是大师级别的。(但从活动本身来看,其实和节能环保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龙魂噬天决,事实上这是我看到过的最不环保的环保活动。也许是尼泊尔人其实也没有多少挥霍资源的机会惊无命,也就不做他想了。)
虽然整场演出都是这一支乐队,但是活动进入后半段以后现场气氛已经相当high了。加德满都的年轻人也像我们在草莓音乐节上那样跟着音乐舞动疯狂,把同伴高高抛起,热烈的人群和绚烂的灯光掩映在杜巴广场严肃古朴的寺庙群中,有一种十分奇特的混搭感觉。估计很少有游客有机会看到被灯光照成通体蓝色或红色的Maju Deval寺,也很少有人能看到看似乏味的湿婆帕尔瓦蒂庙延续湿婆神做为舞蹈之神的特点,发挥它做为舞台的最初的作用,灯光也让这些本就充满神秘主义魅力的宗教建筑更加让人琢磨不透。
坐在Trailokya Mohan Narayan神庙顶端与本地人挤在一起,看着这加德满都最古老的宗教与权利中心在被披上了一件后现代主义的外衣,完全颠覆了第一天漫步到这里的时候那种严肃与杂乱中香烟缭绕让人眼花缭乱的感觉。在异乡发现那些有文化代表性的地方非同寻常的景象是旅行中最让人兴奋的事情,而在尼泊尔这样虽然落后但充满宗教氛围的地方,能在这古老的地方度过充满现代感的一夜,着实让人难忘。
图文来源:Robin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9年08月18日   浏览: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