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笛李伦|“智者创物”当代漆艺学术邀请展(延展推送)-世界艺术

李伦|“智者创物”当代漆艺学术邀请展(延展推送)-世界艺术
《世界艺术》《WORLDART》

展览时间:2018年3月10日---5月5日
地点:江西省景德镇中央美术学院陶溪川美术馆
李伦的“三漆主义”与他的漆艺实践
《髹物怀情》
《髹物怀情》
----事余随想录
----事余随想录
----事余随想录
文/杨小彦

《欢喜系列之四季和乐图》 长50cm 宽40cm 漆、锦泥、金箔 2018年
潜心漆艺三十余年的李伦,对于这一传统工艺有着独具匠心的认知。他总结“漆性、漆艺、漆语”的价值与意义,论证三者在治漆实践中的依存关系,为漆艺美学的建立奠定了理论基础。我把李伦的主张归纳为“三漆主义”,一方面想说明他在漆艺实践上所达到的深度,是有其理性思考之缘由的;另一方面,我又希望籍此而对传统工艺的现代化转型提供论证,在“三漆主义”引领下,使漆艺真正成为具有当代情怀的一种艺术存在。

《欢喜系列之富贵双喜图》 长50cm 宽40cm 漆、锦泥、金箔 2018年
在李伦看来,漆艺的第一个关键问题是对其自然属性的深刻认识,他把这一认识称之为“漆性”。在他看来,漆之所以是漆,首先根源于其特性,它是漆,而不是其它。正是漆这种自然材料,其天然属性,造就了漆艺的独特性。舍此,漆不成其为漆,则漆艺便无从谈起。

《精气神象-精》 长300cm 宽80cm 木板布胎 漆灰、金银箔 2011年
的确,翻开明代黄成《髹饰录》,首当其冲的就是强调漆艺是“天地造化”的自然产物,合于天人,精于神圣。正因为如此,为《髹饰录》作序的杨明才明确指出:“漆之为用其大哉!”而重新在日本发现久已失传的《髹饰录》的朱启钤先生,在《弁言》中也认为:“书契之用,漆墨代兴。”直接把书写与髹饰共为一体,指出中国古代对于器物的重视,几视之为神圣而成礼器,甚至是国家重器。

《精气神象-气》 长300cm 宽80cm 木板布胎 漆灰、金银箔 2011年
在这里,李伦强调“漆性”,还有维护漆艺界对于大漆尊崇的意味在,而说明材质并不仅仅只是材质那么简单,艺术种类的自然属性甚至是构成其价值的根本。至少印第安笛,他有力地提醒世人,特别是漆艺,如果离开大漆的属性,那是否还叫漆艺,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李伦强调说:“漆性是漆学之根源所在,也是漆工中所有被称为漆艺技法的研究基础黄蔓 。”接着温天淳,李伦用了“丰润和冷傲”、“平顺和自然”、“平和与内敛”、“坚实与华贵”四组形容词,分别对应于“光”、“流”、“气”、“度”四个概念,来定义“漆性”的“物态”、“形态”、“神态”、“气质”,从而为我们对于漆的认知指明了方向骸骨灰烬。

《精气神象-神》 长300cm 宽80cm 木板布胎 漆灰、金银箔 2011年
有了对漆的自然属性的认知,奠定了漆的实践基段伟伦础,接下来就必然要讨论到漆艺本身了。李伦提出“漆艺”,是强调其中的品味,以及透过这一品味而凝聚其间的个人修为。因为毕竟从事的是一种艺术实践,而不是工艺品设计与生产,所以,个人修为必然贯穿其中,而与漆溶为一起,达到人漆合一的境界。非如此,漆才会成为艺,漆性才会在个人修为的呼吸中成为承载价值的独特平台。在这里,重要的是一种忘我的精神存在,一种“处漆者相忘乎其漆”的自由境地,其中,无心、无相、无常,顺乎自然,与漆随缘,是使漆转而为艺的不二法门。

《精气神象-象》 长300cm 宽80cm 木板布胎 漆灰、金银箔 2011年
认知了漆性,明白了漆艺,最后落实的便是漆语。李伦指出:“漆语,实为漆艺之语式蔡乔恩,是源于漆生态的自然本色。当以艺术之精神赋予漆材、漆艺以语境,漆艺的生命就会被释放。艺术觉悟的介入从认识漆性和漆工之参悟即开始。当代艺术的视界与传统漆艺语汇之交合,互为补充,引伸出了强大而多元的现代语境,这是当代漆画漆艺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当中,艺术之觉悟将带动漆学之进化。”在这里,李伦强调的是,通过对语式的创造,漆的生命会自动获得释放,漆作为一种艺术,也会自我生成起来。李伦在这里所阐明的,其实不是简单的形式规则,不是一种基于心机的巧饰与安排滕兴善,李树浩而是人漆互动所达成的境界。一方面是漆之自然属性巫门传人,另一方面是漆之为艺的必然发展,而这两者的最终呈现,却必须包含了漆艺家当下的情思杨时修。所谓情思者,说到底是一种艺术觉悟,一种了悟在心的千古思绪。于是,漆语就超越了狭义的风格概念,而成就了个人修为的风格终极,把漆艺家的品性固置在作品当中,并让观者与赏玩者同时感受到了漆之喃喃独语。针对泛滥在漆艺界的诸多败习,李伦特别警告说:“有漆无性者是为死漆,有漆无艺者是为枯漆,有艺无语者是为哑漆,有艺无漆者是为盲漆。”所谓治漆之道,正在于避免“死漆”、“枯漆”、“哑漆”和“盲漆”,让漆彻底摆脱表饰的命运,让漆成为真正的大漆,成为个人修为的有力载体,成为独立于世的艺术表达。漆之脱离“死、枯、哑、盲”,漆才是活漆,才是真正的大漆,才是当下的艺术,漆艺之主体性才得以彰显,并在彰显中成就自身。

局部-1
明了李伦的“三漆主义”,体察其中的深意,他的漆艺之深度就能看得分明,我们就能在他的漆艺作品中寻觅其生命奔涌之流。

局部-2
我们同样可以就这三个层面来讨论李伦的大漆作品。就漆语层面而言,李伦在平面上着意营造其对远古的感性体验,这一体验依托于漆之质感,让漆在受控的流淌与平铺中,缓慢地形成一个又一个独特的符号,这符号似人形,内里却是一种表意性的构成,扭曲的蛇形条状物自我纠缠,围绕着人形符号无声地上升或下沉莫天赐,似乎在暗示着一种人类共有的潜意识状态,而生命正是从这一状态中获得了真实的相貌,并在新生中发出欣喜而长久的呼啸。

局部-4
如果把李伦的作品做一系统性的研究林球立,就会发现他的符号是一个具有整体意义的群落,互相堆叠,似有安排却又无刻意安排蔺漪阳,完全依漆性而渐次展开。在这里,漆语自然而然地与漆性合而为一,让漆艺获得了自身的形状。正是漆艺家的实践本身,从漆语延伸到漆性,最终让漆艺获得了全部的意义。坦率说,这是一种建立在对大漆特性深刻体察之上的必然结果,让不同材质翻转挪移,并随着这翻转挪移而去刻、锤、拍、打,使符号群落获得了属于自我生成的机会,凝聚成我们所看到的样子。于是,漆艺就成为了真正的主体。

局部-5
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正是在落实漆语的“绘制”与“表现”过程中,通过对不同材质之表面效果的不同处理当中李蔚语,漆艺得到了落实筱声咪,漆性也极大地张扬了自己。结果是,漆语、漆艺、漆性三位一体,建构了漆艺的主体性,也建构了漆艺家的主体性,从而让这一传统髹饰与器物官之图,成为表达当下意识的、具有当代意义的精神话语。
杨小彦/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炼丹修真诀。
2015年10月27日
艺术简历

李伦
1961 年出生于中国广州
1985 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漆画专业,同年留校任教
现任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 研究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漆画艺术实验室主任。
李伦的工作室



展览时间:2018年3月10日---5月5日
地点:江西省景德镇中央美术学院陶溪川美术馆
学术主持:著名美术批评家皮道坚先生
艺术总监: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雕塑系主任吕品昌先生
策展人:《世界艺术》杂志社主编徐亮先生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 江西省景德镇陶文旅集团
承办:中央美术学院陶溪川美术馆 中央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研究院 景德镇陶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网 址: www.worldart1997.com
Weibo: weibo.com/worldart
E-mail: 542609587@qq.com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11月20日   浏览: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