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花连衣裙损色得圆满,好人玩儿痴情-死甜

损色得圆满,印花连衣裙好人玩儿痴情-死甜

最傻的情节就是武侠情节了,各种原因让我反反复复看了N遍金庸,吃饭也渐冻人王甲,睡觉也,啧啧啧...
闲话少叙,进入正题
从某种意义上讲,苦情似乎处处存在鄂邑长公主,圆满才是个别案例。轰轰烈烈后归于平淡的,万中无一,轰崩了的倒是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种。
放到眼前的日子里,崩了之后,选择不过的人毕竟占少数,总不能引刀成一快,不负情人头。就得喝点儿小酒安抚安抚找个差不多的,往下生活。毕竟人生除了眼前的爱情,还有诗和远方的黄焖鸡。
小说里可不行,谈不拢以后就得看你孤苦萧索的样子,要是人人想得开,转头换个下家死得其所造句,还怎么凸显那些圆圆满满的人生淫家。
金庸小说里尤其见不得这个,说好的一生一世只爱一个呢?不行,下家和前任,你得给我选一个。放心释德禅,我会很温柔,要么下家死,要么前任死。
总有玩崩了的时候,逍遥派的那几个大拿,一言不合就玩儿感情仙洋被打。小师妹李秋水以为自己是下家,大师姐童姥以为自己是前任,两个人你来我往斗了几十年,后来李秋水发现自己才是前任,压根儿就没天山童姥这个前任叶家妤。一气之下归西去也,真的是白瞎折腾自己的那些年了。
所以,痴情是必要的,苦情最好。求之不得的圆满爱情少之又少,爱而不得也要从一而终,小说角色必备的职业修养。
也是手嶌葵怎么读,对爱情没点儿执念赴汤蹈火造句,怎么能算江湖儿女。李秋水后代李莫愁,自己爱不着了,就不许别人爱。还要对陆家庄实行杀光烧光的两光政策。井琳
小郭襄的执念好像是一脉相承的,小时候被莫愁抢走,沾了点儿痴情。另外一边,她那个无比帅呆的外公黄药师,把妻子的尸身一直存着,拿胶水粘个船就要同赴未知而又神秘的极乐,在这郭襄也遗传了些吧
对感情的执着,黄蓉和郭芙是体会不到的。俩人虽然一个名满天下,一个名满自己家,本质上是一种人,被惯坏了的孩子姆本加,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在乎。
黄蓉在家中受宠,又没受过什么委屈,到了张家口就认识郭靖了,郭靖这人傻是傻了点儿代青塔娜,性子直啊,小菜儿一整,小红马一送,黄蓉一看,刚刚好没毛病,就托付终身了么不是。刚刚好就行,她不是输出执念的一方,她是个公主神威茄子,需要受宠。
所以黄蓉不会理解杨过对小龙女的痴情,智商再高200个点也不行。她强行当教母金民灿,去劝小龙女离开杨过的时候风鸟花月,根本没意识到她跟杨过是两种人。一个小公主,根本不可能说服一个缺爱的孩子放弃爱的执念,小公主不理解那个世界。
郭芙除了智商比不上她娘,其余性格妥妥是黄蓉翻版昏君指南。黄蓉智商够,所以能戏耍那些厉害的江湖人物,郭芙智商捉急,只能在桃花岛欺负动物,
武家兄弟一直以为郭芙是在大的小的里挑不出一个来,其实她根本不会挑,她妈也不会挑王洋爱傻笑,遇见郭靖就是郭靖了。我是小公举,这种爱情低头一捡一大片
大小武对她断了念想的时候陈意岚,郭芙还是有一丝丝心痛的,失去了选择的机会,就要把火撒到杨过身上薇娃·碧安卡,砍你一条胳膊看你再敢胡逼逼。不过没多久这愤怒就消失了,因为公主不缺献殷勤的人,下家耶律齐马上凑上来了。
郭芙这种人在世俗人眼里很幸福,她娘也是,一切都刚刚好,不需要踮着脚去够某种东西。
她妹郭襄就差好多。她继承了黄家的聪明,没受到黄家的娇宠,郭襄需要踮着脚去够某些东西白承宪。除了童年少了宠爱这个原因,另外一个,她身边儿的优质男青年确实有点儿少了,她姐姐郭芙又是个跋扈的草包,哥哥郭破虏也一个德行,像这种长的帅,武功高,还没有右手抢饭碗的男青年实在是吸引人。
别提任盈盈极品掌门,小小年纪爹消失了,手段狠毒一点,做人绝情一点,才能在江湖上活下去。令狐冲长的是不帅,可这撩妹的嘴真的一套一套,要不是有点执念,令狐冲成天小师妹小师妹的,早被一剑杀了。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任盈盈当真理想老婆人选了,金庸也有点意淫的过分,让女人为了自己和一群和尚待个十年...
人一旦有了执念丑女殇,是放不下的,因为那个人或者那件事,是自己不曾拥有的,失去之后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所以会有人拼命的追啊追,他的骄傲放纵。
要不怎么说,
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和霞,像极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浏览: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