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门电机接线图李巧英 李巧兰-合著 【文学天地】莲的救赎(上部)第20章-陇西资讯

李巧英 李巧兰/合著 【文学天地】莲的救赎(上部)第20章-陇西资讯
陇西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官方平台
点击标题下方“陇西资讯”关注,不断推送出精彩内容,请关注本公众号!作者介绍:

李巧英(左)李巧兰(右)
李巧英,女,北京市人,籍贯甘肃陇西。1996年毕业于甘肃农业大学林学院,现就职于北京市养护集团,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高级经济师。
李巧兰,女什么官许愿,甘肃陇西人。1991毕业于兰州师专,现就职于陇西县教育系统,中学高级教师。莲的救赎(上部)第20章
第二十章
初入大学的牧莲,尽管从姐姐那儿耳闻了许多大学的种种,可是当她真正身入其中时,还是有好多的意想不到,学校如此之大;宿舍宽敞明亮,一屋只有6人;老乡极度热情;校园里高楼林立;大食堂两三处,小饭馆数不胜数,各味小吃俱全.....在初入大学的她的眼里,这里的什么都是神迷的、美好的、神圣的。她宿舍的其他五位姐妹来自各地,四川、山东、湖南、东北、还有个西北老乡。因为边策的原因,她和东北姑娘聊的最多,后来便把东北的气候及风土人情了然于心。她在宿舍排行老二,四川女孩排老大,老大自然成了宿长血色使命攻略。
牧莲体会到大学的除上课之外,便是个自由人了,时间得靠自己安排,大一的基础课多,作业也多一些。除上课外,莲主要把时间用在了英语上黄蕾蕾,还有参加了一些社团活动,周末也会和宿友看看电影或逛逛街。她和边策之间的联系就全靠信件了,一周一封,从不间断。是的,就像边策说的,大学校园是丰富多彩的,学生也是两极分化,学的真学,玩的真玩。
学生永远离不开的考试,大一的第一学期也接近尾声,开的几门程也陆续的结课了,这几天便是接而连三的考试。跟高中相比,大学的考试相对来说难度不是很大,只要平时认真上课淴淴水,按时完成作业,考试都会过的。莲也顺利完成了她大一的第一学期。考完了就可以回家了,边策要比她晚几天也考完期末试,在上次边策给她的信里,提议让莲去东北找他唐曼柔。对于几近一年未见面的他们来说,早一天甚至早一分钟相见那也是非常渴望的。所以莲想都沒想就已蠢蠢欲动了,正东北宿友还可以做向导。就在考完试的第二天,她便和宿友坐上了去东北的火车赵易山。莲坐车直到东北省城火车站,走出车门的她,迎面就迎来了一阵刺骨的寒风,尽管她把自己全包在棉服里,还是被凌冽的寒风打了个趔趄。她口吐的气息在空中立马凝结成了一缕白汽在眼前缓缓升腾,人人都裹着厚厚的棉服,戴着白色厚实的大口罩,没戴手套人自觉把手筒在袖筒里。人人的眼前都是白汽萦绕,好似人人都吸着香烟,吞吐着白色的烟雾。莲没戴口罩,那张小脸只能任由寒风的利剑在脸上刻画,一会儿她的脸已冻得发木,她想估计脸也冻成了绛紫色。她随人群向出站口走去,与其说走不如说奔,她背着双肩背,行李简单,脚下生风,蹭蹭往前蹿,一会儿她就蹿到了最前面。
出站口的边策不知已站了多久,凡有旅客出来,他都会在其中搜寻一遍,寻找那个娇小熟悉的身影书法江湖商城。可是三四拨旅客已从出站口出去了,还是没找到莲的身影,他越来越焦急,对自己生疑,是不是错过了没看到呢?忐忑不安的心在胸腔里乱跳着,他看到又有一拨人远远地向出站口走来,他激动着,兴奋着,这拨里总会有她了吧。这拨人越来越近,他看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一路小跑的女生,身着洁白的短款贴身小棉服,大棉帽扣在脑袋上,一条红色的围巾围在棉服领子处,下身是件蓝色紧身牛仔裤,脚上是双白色半腰的旅游鞋,这身贴身的装扮勾勒出了她少女妙曼的身姿,脚上的旅游鞋又显示着她青春的跃动。红色双肩包随着她的跑动也在后背活跃地跳动着,林俊峰显得几份调皮。边策睁大眼睛,极力辨认着她是不是一年未见的莲。
一年前的莲还是个带有乡土气息的高中生,黑亮的长发在脑后随意地扎成马尾,那时的她是质朴青涩的可爱。白衣少女越来越近,他终于看清了帽子下那张熟悉、此时冻得红扑扑的脸,还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一年未见的她竟变得如此漂亮可人,女大十八变真是不假啊。他再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举手向莲挥动,显然莲看到了他,加快了速度向他跑来。引得检票员在出口处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临近检票口时,她停下来,从兜里摸出票,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显然也注意到了人们的惊讶。故装矜持的她也显出了一脸的惊讶,给出口的策送去一抹甜甜的、还带几份调皮的笑。莲把车票递给了检票员,头也没回地径直走出了检票口,出口处的策伸手拉着莲,走离出站口几米后,把她拉到他面前,用充满关爱的眼神看着莲冻的红扑扑的脸白胜祖,说道:“穿的有点少了,东北太冷了。应该戴个口罩,脸都冻成这样了。”
说着,把他的两只温热的大手覆在莲的面颊上,他感觉到手下冰凉的脸在他的大手下慢慢变得温润,他看到莲长长的睫毛上、眉毛上都挂着白霜,小鼻头冻得通红。他用手掌擦去眉毛和睫毛上的白霜,边擦边说都快成圣诞老人了。然后用手指轻轻刮了下莲的鼻头,说这小鼻子也快冻掉了。说着把莲的围脖打开,重新绕了两圈,把她的多半张脸包在了里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额头,然后将围巾在脑后紧紧系住。莲用满含深情的眼望着眼前的策,这个怎么看也看不够的人。把自己交给他,任由他给自己装扮。
策做完这些后,看着莲盯着自己发呆的模样,笑着说:“都冻成“呆人”了,走,咱快回吧。”
莲含情脉脉地反驳道:“你才是呆人呢。刚才我看你在出站口的样儿真是个呆人。”
“小嘴这么厉害暗夜情魔。”策说着接过莲背上的书包,背在自己身上,牵着莲的手向公交车站走去。白皑皑的积雪笼罩着大地,严寒地冻的天气里,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只有几辆公交车在街上穿行。街道上有些冬日的素静和萧条。他们上了一辆公交车,车上人不多,座位还有一半是空的,他俩并排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莲的手一直在策的手心里,策还是紧紧地攥着,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天虽寒冷,他的大手是温热的,攥得她的手已变得潮润。她看到策也就穿一件黑色的半长棉衣,下身穿一件深蓝色的休闲裤,可是他全身都好像一个火炉一样,靠近他就感觉到温暖。他的脸比以前更显得棱角分明,那双镜片后面多情的眸子里昭容赵氏,泛着无限的爱意,他温柔的视线停留在莲的脸上,让莲淹没在他的温柔里。他白净的脸细腻如玉。
“你怎么不冷啊?穿的也不多。”莲问道。
“这是在这儿过第二个冬天了,都适应了余世雄。你特冷吧,坚持会儿,到屋就不冷了。”策接着说:“莲夜航惊魂,刚我都不敢认你了,近一年没见,变得这么漂亮了大野茜里!看样子阜阳城的水好,把你养的脸色这么好叶庆均,白里透粉。”
莲听策这么赞美她,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却涂上了两团红晕,说:“也没有吧,真是这样的话,卷帘门电机接线图看样子丑小鸭真的会变成白天鹅呢!”
策说:“当然是真的,女大十八变,你还得变、变、变的。”
莲被他的这句幽默的话逗笑了,问道:“你的最后一个“变”是不是变成老太婆的“变”呀?”
策说:“那怎么可能,这第一个变是越变越漂亮,第二变是越变越可爱,第三变吗……是越变越知性。”“你啊,还说我嘴历害,你随便一诌就是这么一大段。”莲笑着说道。
陇西资讯为陇西县文联官方微信平台,长期推出书画专刊、文学天地、书画课堂、民间艺术、人物春秋、收藏鉴赏、戏剧曲艺、艺术评论、专题活动、文艺信息等优秀内容,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痋人,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欢迎广大读者关注、交流、指导、赐稿。
联系我们
[13519023047]
投稿信箱
[1109821078@qq.com]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
| 交流 | 分享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08月07日   浏览: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