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政治局常委杭州所见,乌镇所闻,舟山所想。-猫空山游乐记

杭州所见,乌镇所闻,舟山所想。-猫空山游乐记
十天,石头记
2016年7月16号
带上背包与伙伴开启了了杭州之行,从潮汕到杭州的火车,经过了厦门、 福州、 泉州, 还有宁海、宁波等等地方,夏天过去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天空由晴天到雨天,然后又回到晴天再到雨天。经过八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杭州,七月份的杭州,并没有像好妹妹歌曲里面写的的“杭州的夏天每一天都在下着雨”。而是一个有着38℃高温的大烤箱。梅雨季节过了以后,天空蓝的不像话。
2016年7月17日
乘车太累睡过头,十点钟只去了在江陵路附近的航天博物馆和西兴古镇,在西兴古镇看到了江南间的老房子和浙东大运河的发源地,很安静的地方,小巷幽深,老屋子里的老大爷一边看越剧一边发出哼哼声,别过。
下午去了西湖文化广场,浙江省博物就在广场旁边。逛西湖可能是最游客的行为了,从龙翔桥地铁出来后便到西湖,刚开始心里想的是应该和20块钱人民币一样的画面,但我一出来就看到人头攒动,全都是为了看西湖的音乐喷泉的中国大妈大爷,最后沿着东边的人行道过断桥,传说《青蛇》中的小青在此修炼渡劫,荷花遍地开,湖凤拂面,微热,但清爽。杭州有三绝,孤山不孤,断桥不断,残雪不残。断桥早就不断,故人也早已不在。从断桥边远眺东边的保俶塔,尖顶圆身,灰漆面的外墙,载满历史,千古不化。保俶塔附近的抱朴道院,是东晋时期的道院,黄色的院墙和琉璃瓦的屋顶,院内参天大树比比皆是。门票5元,值得一去。
晚上去了一下河坊街,就和现在的阳朔西街,桂林东西巷差不多,商业化的商店琳琅满目,游客依旧众多,小吃依然不少。
2016年7月18号
这天起得早,按照计划的进行去乌镇,我们在杭州东站旁边的汽车站买了车票31块钱,便宜,距离也短,大概两个小时就到了乌镇汽车客运站, 东栅说实话除了那个茅盾故居值得一去,里面都是一些江南风格的建筑,因为是当地居民自己开的,所以乐趣会少很多,但是东西联票150(学生票105)确实很值。
西栅色美景,我想只有去的人才知道,蓝布印染坊保存了它千百年来最原始传统的方法,染缸,烘干,晒布架等等一系列东西,进去就能看到高高挂起的各色各样的染布被高高束起,十分有趣。进了西栅,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小桥流水人家,石拱桥一座座架在来来往往的舟楫的河上,桥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处处都是江南式样的房屋,船夫斗笠新装,在河上划啊划,船尾坐着看沿岸风景的一个阔佬,几百年以来的光阴,江南人的生活方式,从一而终。再往里走,就是石鼓路,石鼓路旁是林立的商品,千篇一律,没有什么特色,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邵明学院倒是个蛮好的去处,刻着邵明学院历史证明的牌坊,旧的发青,承载历史的东西其深度不凡。牌坊上写着“六朝遗胜”,而其实它就是一个私人书塾棺材兽,“梁昭明太子同沈尚书读书处”。院中的故事当然与“书”相挂钩,乌镇文才辈出张洪恩,萧统在此集诗作赋而得《文选》,茅盾生在此处,邵明学院有一个“茅盾文学奖纪念馆”,但在此馆看到的全是改革开放左右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照耀名利场,有写农民起义小说《李自成》的作家姚雪垠,其文的内容高度赞扬了农民主义精神。
西栅除了有各种各样代表江南特色的民俗建筑以外,还有许多有趣的咖啡厅和中式餐厅,逛得累了黄贯其,随便进去一家店里,点杯咖啡果汁,看舟游,波光,游人。石鼓路的人呼啸而过,窗外的街景不停变换,还有那些在深绿色的运河上游荡的小船,梦境亦如此。当时间消磨过去屠臣夫人,夜幕降临,天空划起一道紫色的彩霞,夕阳落下,繁星点点。两岸的水楼应夜点起了灯笼,桥底的彩灯如星斑荧光,照亮流水。江南人家的生活长春砍手门,才刚刚开始。
2016年7月19日
一早,从烟雨朦胧的乌镇回到艳阳高照的杭州,今天就是漫无目的地逛西湖,时间很慢,所以走的也很慢。去中国美术学院的时候,经过赵王祠,恢弘的建筑以及纪录功名的牌坊巍峨地伫立在那,几百年春秋,造就今天的辉煌。
说到西湖边的美术学院,其实它已经是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所在了,爬山虎侵袭了整个门楼建筑,艺术气息浓浓潜行深渊,在这样的大学里,心思的变化跟绿叶一样,舒张地如此自然。
2016年7月20日
这一天搬到了青芝坞,民宿接近浙大紫金校区,因此顺道去参观了一番,到了浙大珈琳娜,这样一个校区就宽广地像一座孤城,虽是暑假时期,在路上亦是络绎不绝的浙大生,气宇轩昂,大步流星地经过我,自叹不如。环境清幽,有垂柳,有清风,有流水,有小桥。杭州人对艺术的追求,从浙大校区的建设就可以看出来,建筑的美学利用,黄金比例的建筑结构。此番遗憾是,没能在浙大的书海(图书馆)里遨游一番,这样的感觉,感觉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
午后,前往香积寺,建筑恢弘壮丽,但已翻修过,少了份古韵,沿着京杭运河边走,参观了国家厂丝仓库旧址,杭州的丝绸可追溯到汉唐,宋元时期的丝绸之路去。
千年运河,川流不息,这是对传统的敬重。在杭州友人的盛情邀请之下,到了一家环境清幽丁尚彪,闲致逸清的清茶馆——“未雨居”,聊起了茶。西湖龙井,春秋白茶。茶发于神农,闻于鲁周公,兴于陆羽,传于赵徽宗。这杭州人喝茶,不叫喝茶,而是“吃茶去”,赵朴初的”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中,“吃茶”这一说法不仅语出禅门,更是盛传与人间。条条大兜路,客留未雨居。正是因为春雨时分,行色匆匆,这烟雨朦胧的杭州,明前的龙井,才把客留于未雨。而夏日初荷飘香,白茶恰逢时节,此时品银针白毫,再好不过。
2016年7月21日
来杭州已经五天了,闷热的天气,高温的热情,炎炎的夏日,让我走的有点缓慢。今天从青芝坞往西湖的深处走,就为了瞧一瞧杨公堤和苏堤晓月的美景。
杨公堤具体其实是一个亭子,周围都是湖景美墅,进去找杨公堤时,要经过一条很长很长的杨公堤路,原本我觉得杭州是一个不大的城市(想太多),想不到不过五步十步我就累的气喘吁吁,大概是运动太少的原因,或是天气太热。不得不承认无毛猿,绿化很好,道路也很干净。整条山路都是郁郁葱葱的,车来车往,却影响不了它原有的宁静。从曲院风荷进去,可以看到杭州的园林特色的“郭庄”(收门票5元),郭庄的庭院深深,李爱静一进大门就可以看见满塘的荷花,红的白的紫的,皎洁的像明月,妖艳的像名妓。过了前庭来到后院就是西湖边,西湖边上有个观月亭,冬看湖雪,春看初荷,美不胜哉。苏堤晓月,就离郭庄不远,向南走一段路,就来到了西湖的心腹之处,这个湖中心的水最湛蓝剑傲九天,甚至发着光,忍不住把脚放进湖中,阵阵冰凉麻木全身,鱼儿在水底欢畅地失神,水藻随着水波荡漾。万生万物跟随西湖的节奏迎春风秋雨,四季变换。而杨公堤,不仅仅只是刻着杨公堤碑的那个凉亭,而它面朝的荷花池,亭台楼阁,千百年前早醉梦他人。
2016年7月22日
登飞来峰附近的韬光寺。
来杭州想寻求禅意,必定要去三天竺,上竺,中竺,下竺。各有奇妙之处,三大法寺法喜,法静,法镜依次分布。法喜寺的香火最旺,去的那天刚好是观音诞,于是信男善女络绎不绝,法喜寺始建于晋代,算起来也是一座千年古寺。法静和法镜的寺庙看起来比较新,建造年代应该晚于法喜,在法静寺附近有一个三生石的景点。三生石与它的本意就是,轮回。三生石的“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来这里的人几乎没有,安静。石头修葺的路长满了青苔,上山已经被灌木丛遮蔽了起来,其境地之清幽,如小石潭记载道,其境之幽,不可久留,寒意阵阵,绿肺生活在38度的杭州,避暑之处不可不去。登飞来峰而到韬光寺,顺永福禅寺而上,爬天梯,过山溪而达韬光寺,竹林四壁,空气清新,从观海楼望去,尽点江山,西湖盘踞于中心,就是一卧虎藏龙宝地真丝太极服。
2016年7月23日
一早,赶高铁,赶大巴。
从杭州到宁波,再从宁波到舟山,一整天,都在睡觉,到了下午四点才到舟山。
累得我趴在床上大口休息。
订的旅馆可能是我这辈子住过最差的了,
“后会无期”既视感的小床,抽屉里放着过期的避孕套,床是坏的,茶座是坏的,连马桶都是坏的,楼下就是舟山司机大哥最爱的红灯区。
实在没心情呆酒店。就往半升洞码头方向闲云信步去了,
夕阳洒在渔船上,洒在海面上,落在大地上,这是一座渔民城市。
火山云般的天空昭示着这个城市的热情,沿海边公路走向码头,
到处都是各色一样的渔家乐,有1-100号,琳琅满目的海鲜,望而却步的价格。
中国游客多的就是钱了。
坐在沿海公路的出口,天一重色一重色地变深,
海风迎面扑来,浪花一个接着另一个跳。
海盐味,海鲜味,女人柔软的发香味夹杂着渔民的指尖的烟味。
2016年7月24日
今天我们从半升洞码头乘着东极号大船乘风破浪去也,
奇怪的是,离舟山越近的海水越污浊,看着海水是黄黄的总是提不起劲,
所以往下船去睡了一会,这里说个事,去东极岛的船一定要提前买,淘宝买会贵个20块钱 ,所以我们就130块钱坐了个下舱谁叫车票难买呢,所以有点懊恼。
过了大概一小时,风浪很大,船有点颠簸,心想以为要到了…
到了甲板一看,
海已经变成了深蓝深蓝的,
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心情随着空气一起好了起来,
只不过风浪越来越大,整艘船好像要跳起来一样,
那种对深海的恐惧来自于自己内心的渺小。
“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听着“平凡之路”享受着这样的海
江河走在甲板上回忆着和马浩汉一路向西去的记忆,
“告别的时候,还是要重一点。”
人总是能在最放松的时刻想起最心酸的往事,
夜深人静之时,想起朋友以及遥远的她。
坐了三个半小时的船,终于到东极岛片区,若要去东福山,在去庙子湖的路上就要在舱内购买从庙子湖到东福山的换乘船票。
下午四点半,抵达最东边的海,开始夕阳开始西下了。从山庄收拾东西后就开始下山,去看落日的海,大朵大朵的云飘过海面,低低沉沉的样子,感觉触手能及。落日的光,夏天的海,走在碎石沙路上,从岛上看到仙人掌觉得很奇妙,到处都是小蟹和海蟑螂,遇到人都会躲得远远地。
夜色慢慢降临,海边的阿军烧烤摊人渐渐多了起来。
海风,真凉快啊。
我最爱的是晚上的东福山,满天星罗棋布,抬头便是浩瀚的银河。
童心泛滥的我去礁石捉了小螃蟹,但是真的挺危险。便去了灌木丛生的山野,爬上爬下去看千家万户的楼台,灯火阑珊,意境之中,想放歌一曲,若是有小酒斟酌,那便是美不在言了。然后果真在山坡遇到一个小酒吧叫“离岛。”
这酒吧挺有意思邵维铭,一个满是胡渣的85后老板,和一个唱着许巍的蓝莲花的大哥,原来他们都是大学同学,聊起他们大学毕业后就来这开了间小清吧还有一个青年旅馆,日复一日,过着一样的小日子。我问他,为什么来这么远的地方?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而我要的是自己遵循的内心。人的追求以及梦想都是不一样,但是与世无争,倒也是个令人向往的境地。我问老板什么时候会出去一趟,他说一两个月吧,原始生活不容易,他说有时候买只笔都要叫别人从舟山带回来,这里还真的是特别的物资匮乏,我自己来的时候带了四五瓶大瓶的农夫山泉。
走着走着,整座岛就断电了,伴随女人的尖叫声,这座岛陷入了神秘的宁静。
听海吧。
2016年7月25日
四点半,
起床,去看日出。
没良心的我穿上了山庄的拖鞋,
下了山,又上了山,到观日出的山上,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拍照。
鱼肚翻白的天,灰蓝色的天,有点像火焰的天,最后都变成了蓝天。
左边在深夜,右边在黎明。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以为大家会哇的一声,这个可是东海的第一缕阳光。
但是大家都很安静,好像前一秒和下一刻没有什么关系一样,很多东西他们都觉得无关痛痒,就跟这个东海普通的日出一样,也是,人生本无常,何必长嘘叹,
今天和明天不过是同一天。
看完了日出,朋友提议说:“要不我们环岛吧?”
有点小激动但是也没犹豫什么,就跟他说:走呀走呀历届政治局常委。后面证明我错了,我穿着拖鞋,一步一步走着,身体又很疲惫,但是好奇心又驱使我,我们经过沙滩,经过悬崖峭壁,偶遇防空洞,觉得好奇妙,好像里面有声音,呼啸着强烈的山风。最后我们到象鼻峰的时候因为觉得好累就没继续走了。蹭一鼻子灰,慢慢的踱着回去,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个新疆哥哥和一个湖南姐姐,以为是一对夫妇,想不到他们是刚认识的两个人,哈哈,一路上聊着很快乐地回去了,回到山庄脚丫子都磨破了,趴下去进入十五分钟深度睡眠后又起床往庙子湖去。
9点半,坐船回庙子湖,几年前,这里几乎要成为一座废城了,东极岛的子民们,想逃离,这个家,物资匮乏,人烟稀少,不是很多人想待在这,后来韩寒在这拍了部《后会无期》,一切才有了变化…胡生的家,是你们的城市。
传说,庙子湖有个福伯公,有一天他来到东极岛,成为了东极岛第一个人,然后,每当有狂风暴雨,他就会点燃火把告诉大家不要靠近,大家以为他是神仙,有一段日子,他突然不点火把了,有人从远方过来看到,原来福伯公已经死了,人们为了祭奠他,就在海岸边上做了一尊雕像,同时,也成了庙子湖的标志。走在庙子湖的路上,觉得,其实到处都是空房子,让人觉得很冷漠,但是,正是因为人很少,所以,海才那么蓝,原来,污染真的是我们带来的,如果人好好保护一下环境,也许一切会变好,在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对吧。最后一天的旅程在庙子湖并没有刻意的要去哪个景点,而是慢慢走着走着,脑袋也是空空的,看到海的那一刻,什么也没说,就觉得,我需要这片安静的海,坐进海里然后被小鱼亲吻全身。
2016年7月26日
一早,十点半的高铁,从宁波到普宁。
再见了,十天之旅。
总结:人生有很多时间,但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又少之又少,我们需要挤出来去好好看这个世界,旅途中我们可能会遇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像卖染布的老夫妇,一起爬山的一家东北人,新疆哥哥和湖南姐姐,到了最后说再见,也许是最后的一面,但是心不忘彼此,狠狠地告别就行了。
杭州,它的历史文化背景很浓厚,可惜我没有做很多的功夫去感受,比如前阵子在“那一座城”看到的秋水山庄,命运的安排总是奇妙的,没有了机会去看这个地方,却在另一个地方去看看不到的东西,心想着新的发现是其他人所未得知的,便心生愉悦。
乌镇,乌镇的老板和人都很善良我很喜欢,它的商业气息刚刚好道路干净,江南的水乡之情更是让人赞不绝口。
东极岛,我希望你永远都那么干净,希望,以后看见你,还是会想起青春的回忆。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12月06日   浏览: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