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春晚小品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制度-江西地名研究

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制度-江西地名研究

江西地名研究
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制度
文/张福文 宁常郁 蓝春柳
一、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及制度建设现状
(一)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情况
地名文化遗产管理保护机构。1977年成立地名委员会,负责贯彻执行国家关于地名工作的政策和法令;制定全国地名管理的规定和办法以及地名标准化技术法则;指导和协调地方地名管理工作;组织地名调查、收集、整理、审定、储存地名档案资料并提供利用等工作。1995年设立中国地名研究所,主要工作内容是负责研究地名学的基本理论、地名管理的方法、地名命名更名的规律及其应用;起草和修订地名的各种技术规范;承担国内外地名的翻译任务;研究并建立我国地名信息系统等。2013年成立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促进会,负责组织协调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研究与学术交流,提供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和地名地域文化建设工作的学术咨询与技术服务;组织开展地名文化遗产挖掘考证和宣传保护,承担地名文化遗产评审鉴定和记录公示等工作。此外还成立了中国地名学会、全国地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全国地名用字读音审定委员会等组织机构。这些组织机构的建立为地名文化和地名文化遗产理论研究提供了平台,是地名文化建设和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组织者和建设者,对地名文化事业建设至关重要。
专项保护规范性文件。2004年民政部启动“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和地名文化遗产千年古县保护试点弓伟,完成了中国地名文化遗产存量评估,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地名文化理论体系,并编制了《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实施方案》《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总体规划》,通过规划对地名文化遗产概说;地名文化遗产评价标准体系;地名文化遗产重点保护对象;地名文化遗产宣传、保护和工作保障措施等方面进行界定,并提出对地名文化遗产进行分类、分层、分期保护。201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2012年民政部印发《民政部关于加强地名文化建设的意见》,并发布《地名文化遗产鉴定》和《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实施方案》,规定了地名文化遗产鉴定标准、鉴定方法等内容并提出建立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制度。系列文件的印发及实践行动为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建设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和实践经验。
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与成效。首先,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实践活动初显成效。河北省蔚县、山西省安泽县和交城县、福建省德化县、山东省莱州市和沂水县等已被确认为“千年古县”,并获得相关的证书和标志牌,被纳入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其次,《千年古县》大型电视文献片已完成数十集的拍摄活动,成功在中央电视台等频道播出。千年古县主题文化公园、系列图书编辑、文化亮点系列影视宣传等主题项目有效开展,宣传彰显弘扬活动不断丰富。最后,各地方积极开展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如河北省对符合申报千年古县资质条件的进行筛选、评估、鉴定及申报,17个县被认定为中国地名文化遗产“千年古县”。

(二)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现状
(1)地名管理相关制度
我国历来重视地名文化的管理和保护,国务院及有关部门先后印发多部地名管理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地名管理法规体系,建立健全相关的规章制度,为地名文化管理和保护提供法律依据和保障。一是建立了地名命名、更名审核报批制度。1986年国家颁布《地名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了地名命名及更名应遵循的原则,同时规定了地名命名、更名的审批权限及程序,地名命名、更名审核报批制度初步建立。1996年民政部制定《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对地名命名、更名权限进一步细化,明确地名命名、更名事宜的承办单位,并对命名、更名的原则进行更新。二是国家对地名实行了统一管理、分级负责的制度。《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国家对地名实行统一管理、分级负责制。规定民政部是全国地名管理的主管部门,负责指导和协调全国地名管理;制订全国地名工作规划;审核地名的命名和更名等工作。同时规定县级以上民政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地名工作。三是实行了地名标准化使用制度。《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对地名标准化处理、标准地名使用进行规范。规定少数民族语地名、国外汉语地名等地名的译写工作标准化处理技术和处理方法。同时对标准化地名使用进行相关规定。四是实行了地名标志设置制度。制定地名标志设置制度的主要法规有《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和《地名标志管理试行办法》。对应当设置地名标志的地理实体类别进行规定,同时规定地名标志应包括标准地名汉字的规范书写形式,标准地名汉语拼音字母的规范拼写形式等内容黑巷少女。2006年民政部颁布《地名标志管理试行办法》,进一步细化和明确地名标志设置工作。五是实行了地名档案管理制度。《地名管理条例》《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及国家档案局2001年颁发的《地名档案管理办法》都提出实行地名档案管理制度。《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全国地名档案工作由民政部统一指导,各级地名档案管理部门分级管理。《地名档案管理办法》是地名档案管理专项法规,对地名档案的归档范围、归档要求、档案的管理、档案的使用及档案管理机构的职责等作了详细的规定。六是实行了奖励与惩罚制度东汉霸王传。《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提出对地名管理工作实行管理、监督和检查,对推广使用标准地名和保护地名标志做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给予表彰或奖励;对擅自命名、更名、使用不规范地名、破坏地名标志的单位和个人,按相关法规追究责任。
(2)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
我国现有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主要是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制度。2004年民政部开始启动“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并组织编制《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实施方案》《中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总体规划》,以宏观全局的思路引导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2012年印发的《民政部关于加强地名文化建设的意见》对地名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基本原则、建设目标、建设任务及建设的保障措施作了具体说明,同时提出要健全地名文化建设的机制,规范管理地名文化建设。同年印发《地名文化遗产鉴定》和《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各地按照文件精神做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至此,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制度初步形成。
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制度的实施以《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实施方案》和《地名文化遗产鉴定》为主要依据。《地名文化遗产鉴定》规定我国地名文化遗产分为:千年古城(都)、千年古县、千年古镇、千年古村落、甲骨文和金文地名、少数民族语、著名山川、近现代重要地名等八大类别。并对各类别的时间、历史内涵、保存完整度等要求进行具体的规定,同时明确了地名文化遗产认定的基本原则。《全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实施方案》明确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制度的申报程序和管理机制。申报程序按组织申报—调研评估—鉴定确认—记录公示—宣传弘扬—管理保护六大步骤进行。
二、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建设存在的问题
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实施以来,在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地名文化遗产的保护及制度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目前尚未形成系统、健全的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朱翰墨
(一)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尚未纳入《地名管理条例》
《地名管理条例》《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是目前我国地名、地名文化保护最主要的法理依据,也是地名相关法律法规及地方地名管理条例制定实施的主要依据。《地名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自1986年颁布实施以来,尚未根据地名工作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新需求进行修订。地名文化遗产保护近年来日益受到重视,并成为地名工作的热点问题,但其没有被纳入《地名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这使得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缺少纲领性指导及法理依据。
(二)地名文化遗产评价标准体系仍不完善
目前,《地名文化遗产鉴定》是我国唯一的地名文化遗产鉴定标准。该鉴定标准自颁布实施以来,对不同类型、不同时代的地名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其局限性也随之不断凸显。首先胡家玮,该标准的适用范围不能实现地名资源的有效覆盖。该鉴定标准仅适用于全国千年古城、古镇等8类重大地名的鉴定,难以用于其他地名资源,且因鉴定标准较高,不适用于市、县级地名文化遗产鉴定,如其千年古城(都)、千年古镇、千年古村落要求建成1000年左右或以上,符合这一条件的地名文化遗产比较少,不利于地方地名文化遗产的保护成奎安葬礼。其次,历届春晚小品评价方式单一海菜粉。该鉴定标准没有实现定性与定量评价相结合,仅按照标准从定性的角度对地名文化进行鉴定评审,但定性评价会因不同年代、不同观念、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域等原因影响到人们对地名文化价值的评价。同时评价考量因素相对不足,除了地名文化内涵、历史价值、传承价值、知名度,评价标准没有综合考虑地名覆盖范围、规范性、群众意愿等各种因素。
(三)层级保护制度有待完善
在文化遗产学界,名录制度被公认为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制度,对地名文化遗产保护来说,建立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是保护地名文化遗产的重要措施。虽然,我国已建有一些关于地名保护的相关政策、法律法规等。但是,关于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制度体系尚不健全,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国家、省、市、县”四级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体系,层级间的逐级申报原则和标准还没有明确规定,建立完成的名录主要通过社会媒体、地名网站等予以公布,统一的发布信息管理平台尚未建立,名录的跟踪监管与保护传承机制也还未健全。
(四)地名文化遗产保护配套机制急需健全
目前,地名文化遗产保护配套机制逐步建立,但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一是宣传弘扬与公众参与机制不够健全,地名命名与更名、地方名录编制过程中都有公开征求社会意见的环节,但公众参与度并不高怀孕大暴走,大多数人对地名的认知普遍限于其地理空间位置,主题宣传片、图书等宣传推广难以全方位普及,造成了地名文化遗产社会认知度比较低,没有形成公众广泛深入参与的工作机制,导致公众保护意识淡薄,传统地名文化得不到很好地传承。二是保护管理与利用机制不到位,地名文化遗产信息数据库建设滞后,信息发布平台缺乏统一建设和管理,地名文化产品开发与产业发展不足,地名文化遗产相关产品较少,与社会建设、经济发展、旅游开发缺少有机结合。三是经费保障机制不够完善,地名文化遗产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主要由政府主导,保护资金也主要来源于国家或地方政府财政,造成政府财政压力大,社会资金缺乏引导参与。

三、健全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的对策建议
我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建设现处于探索阶段,亟待通过建立健全法律保障体系、评价制度、保护名录制度及相关配套机制等机制法制的建设徐凤娇,特别是加快推进法律和制度保障体系的建设,使其真正成为抢救和保护地名文化遗产的有效手段。
(一)将地名文化遗产的保护纳入法律法规体系中
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的建立完善需要具有良好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规来确定保护范围、内容及原则山口珠理,明确保护及惩罚措施,因此应尽快建立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的系统的法律法规框架,通过相关法律法规及专项保护制度的有机结合保障保护工作的开展。建议国家民政部、国务院法制办等有关部门尽快根据地名工作的现实需求,尽快修订《地名管理条例》及实施细则,将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作为重要内容纳入其中,为建立和完善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提供依据,并积极探索出台《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及管理条例》或管理办法,通过专项条例的出台,理顺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管理等体制冥域天空套,不断提高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及管理的规范化、标准化、法治化水平24睡姿图。鼓励地方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将地名文化遗产纳入地方地名管理条例或办法,明确各自的保护重点、保护责任,为地方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实践提供制度保障和指导,推进保护工作的稳定、连续、有效开展。
(二)加快完善地名文化遗产评价体系
建立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制度需要依据科学合理的地名文化遗产评价,因此建立和完善地名文化遗产评价制度尤为重要,因此应尽快建立科学、合理的地名文化遗产评价制度。一是建立科学合理的评价标准。在遵循《地名文化遗产鉴定》行业标准前提下,科学设定必备标准和选择性标准,适当增加调整地方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的选择性标准,并根据不同层级设立不同的评价标准,增强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开放性、包容性。二是确定科学合理的评价范围双胞胎伊莲。在千年古城、千年古县等八类重点保护地名基础上,构建更加标准、规范的分类体系,尽可能涵盖地名的所有范畴,同时采取逐级分类评价的方法,扩充保护名录评价范围和收录内容。三是探索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评价方式。坚持定量与定性相结合,引入量化指标,增加使用时间、文化内涵、覆盖范围等因素,运用多元回归、因子分析等数学方法,定量评估地名文化遗产的价值,提高地名文化遗产评价的科学性。四是建立地名文化遗产风险评价机制。利用现代风险评估模型确定历史地名的风险等级,允许正在消失或消失风险系数较高的地名优先进入价值评价程序,对于被鉴定为有保护价值的地名,可优先列入高层级的保护,实行重点保护。
(三)完善地名文化遗产层级保护制度
充分发挥各地区行政优势和地名文化资源优势,形成国家、省、市、县四级保护制度,从而实现地名文化遗产的有效保护。一是完善国家、省、市、县四级保护制度。建议从国家层面加强建章立制,及时修订颁布包含历史地名保护明确规定的法律法规,发挥其示范引领作用,引导各省、市、县加快建立本地区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以及相关保障制度机制,形成上下联动、合力推动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制度建设的良好格局,促进形成遗产名称、所在政区、保护等级、遗产类别、入选时间等内容详尽的四级保护名录。二是完善四级梯度递补机制。建立完善以县为基础、自下而上逐级申报原则,根据价值高低层层上报,层层筛选,列入某一级保护名录之后靳羽西年龄,才能申报列入更高级的保护名录。同时,明确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的附则规定,允许特别重要的地名文化遗产获得优先申报权,得到及时抢救和保护。三是完善名录发布和管理保护制度。坚持严格控制与动态管理原则,逐步建立统一的发布平台,动态跟踪保护情况,根据情况科学补充各级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遗产数量及相关信息,并明确各层级对本级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主体责任以及对下一级保护名录的指导责任。
(四)建立和完善地名文化遗产保护配套机制
地名文化保护是一项长期性和系统性的工作,必须加快建立健全相关配套机制。一是建立和完善地名文化遗产宣传机制,通过多种多样的形式进行广泛的宣传推广,如新闻发布会、举办展览、论坛、讲座、专栏等方式宣传,增加公众对地名文化的认知及保护重要性的认可。二是建立和完善地名文化遗产转化制度,大力推进地名文化遗产产品开发,如编辑出版地名文化遗产图册、书籍,拍摄制作地名文化专题片等影视音像作品,通过整合、挖掘地名文化遗产资源,充分发挥其效益,打造地名文化品牌陈柏瑜。三是建立信息化管理制度,逐步建立统一的地名文化遗产信息平台和地名管理信息系统,整合地名文化资源库、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及其个体档案资料等资源,大力提升区划地名管理信息化水平,通过网站、手机、APP等媒体和服务平台,向社会提供地名保护公共服务尚爱兰,不断提高地名管理和服务水平。四是建立公众参与机制,明确规定公众参与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各过程的权利和义务毛孩于震寰,保障公众在地名保护中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激发公众的保护意识和热情周秋波,形成公众对于地名文化遗产自觉保护模式,缓解政府在地名文化遗产保护上的人力和财政压力,真正实现地名文化遗产的可持续保护。


文章作者:张福文 宁常郁 蓝春柳
文章来源:《中国地名》2017年第8期
本期主编:白琳蔓
文章转化:张雨欣
审订:伍晨嫣
//////////
往期精彩推送
对地名志编写的几点看法
陈桥驿与地名学
老钱局
城市地名文化遗产评价体系及应用——以北京市牛街地区为例


微信扫码加入
中国地名研究交流群

QQ扫码加入
江西地名研究交流群
标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日期:2018年12月11日   浏览:33